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死亡跑团游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死亡跑团游戏》23:安然招待所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决定进入游戏的那一天,李非臣早早的就通知了秦飞羽,并让秦飞羽去寻找一个合适的地点,然后李非臣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同苏晓冬表示要晚一点回去,不用等自己吃晚饭便出门了。

半个小时以后,等到李非臣顺着秦飞羽给的地址来到秦飞羽找好的地方之后,李非臣一脸无语的看着秦飞羽。

“这就是你找的合适的地点?你这家伙的品味还能够更差一点么?”

此时,李非臣正坐在一家名为“安然招待所”的旅馆的床上,整个旅馆无论从外部还是内部装饰来看,都是那种外地打工人来本地找工作,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也没找到合适的落脚点的时候会选择的地方。

老旧得仿佛随时会因为当地政策而拆迁的屋子,狭窄得如同大学宿舍的房间,没有沙发和茶几,只有塑胶凳子和折叠桌,房间里甚至没有厕所,想要上厕所都只有出房间去走廊尽头上一个独立的公共厕所,至于接下来两人要用的两张床则是那种看着睡起来就很硬的木板床。非要说这个房间还有什么优点的话,那就是足够干净整洁了吧,整个屋子倒是被打扫得很不错,尤其是床上的绿色被单,甚至都被折成了豆腐块的样子,看起来十足的军旅风。

但是,军旅风对于秦飞羽这样当过兵的人或许会觉得亲切,而对于李非臣来说,眼前的景象让李非臣感觉坐在自家厕所的马桶上都比在这里舒服。

听到李非臣的抱怨,秦飞羽则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看起来早就习惯了在这种地方住宿:“这里有什么问题吗?这里可是外地的特警来这里工作的时候指定的休息和工作地点之一,只要事先吩咐好了,就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我们,可能环境不那么好,但是隐蔽性和保密性绝对是一流的,正好适合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喂,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李非臣上前伸手拍了拍秦飞羽的肩膀,“没什么,是挺好的。只是我稍微有些感叹,你们真的是好警察啊,平时休息和工作都是在这种地方么,作风实在是太简朴了。”

秦飞羽默默的将李非臣的手拍掉:“你就少阴阳怪气了,还是赶紧聊正事吧,到底要怎么进入你说的那个奇特的游戏?”

“我明明没有阴阳怪气……”李非臣有些委屈的说了一句,然后端正了态度开始同秦飞羽解释了起来,“其实具体的进入方法其实我也不算是特别的清楚,毕竟不管是我还是苏知夏,在第一次莫名进入之后,第二次就已经获得了随意进入游戏的资格。而无论是我还是苏知夏从来没有拉过其他人进入那个游戏。我也只是知道那个游戏之中有一个道具可以将其他人拉入游戏之中来。所以,我准备用那个道具把你拉进来的。不过,你到时候具体是什么样的方式进来,我就真的一点也不清楚了。”

“这样啊……那你随意去尝试吧。”秦飞羽手一挥,

(本章未完,请翻页)

便让李非臣随意去做。明明是关乎自己生死的事情,但是秦飞羽却没有丝毫的犹豫或者怀疑。

虽然在秦飞羽的心中,李非臣在很多地方都特别不靠谱。但是在需要交托自己性命的情况下,秦飞羽对于李非臣还是有绝对的信任的,秦飞羽知道,李非臣平常或许会想各种方式来坑自己,但是在关键的时候绝对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的。

而看到秦飞羽这么坦率,李非臣反而是小声念叨了起来:“我还想着让你知难而退呢。”

“那你未免也想太多了,我是什么样的性格你难道不知道吗。涉及了苏知夏的安全,甚至可能是几百,甚至上千的人安全,这种情况,我什么时候退缩过。”秦飞羽这么说着,那一瞬间,他的身影都仿佛伟岸了一些。

而看着正能量满满的秦飞羽,李非臣低声念叨着:“也是,永远不会在意自己到底会面对什么,这也算是你这个大猩猩少数的优点了。”

“喂,你这家伙又在说什么……”

秦飞羽刚想和李非臣就做人的最基本礼貌这个话题好好聊聊,甚至不排斥用物理的方式去聊聊,就看到刚刚还在和自己聊天的李非臣突然直接就倒在了床上,那种突兀程度都不像是睡眠,更像是整个人像是受到了什么攻击而昏迷过去了一样。

秦飞羽虽然没有进过那个跑团游戏,但是在看到李非臣这个样子,秦飞羽也很清楚李非臣大概是已经进入游戏了。

“这个家伙,溜得倒是挺快。”

秦飞羽这么念叨了一句,作为把三个最能代表中国历史忠义名将的名字浓缩到自己名字里面的男人,秦飞羽自然不可能对昏迷状态下的李非臣做出什么报复性的事情来,欺负一个毫无防备睡着的人可不是秦飞羽的作风,即便这个人是李非臣这样的人也不行。于是秦飞羽用以那副粗壮外表完全不相符的温柔手法将李非臣好好的安置在床上,并好好的帮他盖上了被子。虽然日常被李非臣调侃成大猩猩,但是实际上在生活中,秦飞羽是一个远比李非臣这样平时不修边幅的人更细心,也更温柔的人。

当然,以因果论而言,也可能是因为存在李非臣这样的人,所以李非臣身边的人才会一个个的被锻炼成擅长照顾人的人。

而在确认让李非臣能够好好休息了之后,秦飞羽掏出了提前准备好的迷你摄像机,并将其安置在了房间的入口处的隐秘地带,正对着床,让镜头能够录下李非臣和自己。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秦飞羽有什么喜欢拍别人睡觉的奇怪嗜好,只是秦飞羽之前听李非臣表示说过进入游戏之后,不管在游戏里度过多久,在现实里的人都会昏过去半个小时。对于李

(本章未完,请翻页)

非臣的这番话,秦飞羽倒是相信李非臣并没有说谎。只是,正是因为相信,秦飞羽才会做这样的准备,毕竟,如果真的是如同李非臣所说的这样,那么在那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李非臣也好,苏知夏也好,都应该是出于一个昏迷状态。而那个昏迷真的就只是普通的昏迷,身体有没有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做出任何的事情来,或者,会不会有人趁着那半个小时的时间,对昏迷了的李非臣和苏知夏做了什么才会导致两个人进入了游戏……这些事情,是秦飞羽所在意并且准备要调查的。

事实上,一开始秦飞羽是想要干脆请自己身为特警的同事来盯梢,这样的话会更加的保险。但是,熟知李非臣性格的秦飞羽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做了,李非臣绝对会转过头去就不和自己合作,并且从此彻底独自一人去那个游戏里寻找苏知夏。所以,再三思考之后,秦飞羽只能选择这么一个折中的方法。当然,这种折中的方式,秦飞羽也准备在事后向李非臣坦白并且公布录像,毕竟一方是秦飞羽这个人在对待朋友的时候还是太老实了。秦飞羽觉得既然是和李非臣商量好了一起行动,自己没有商量就偷偷准备这种东西就已经是违规了,要是事后再不挑明,就实在是太过分了。而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秦飞羽实在是没有这个自信能够瞒过李非臣。

希望这样能有用吧……

在将摄像机设置好录像模式之后,秦飞羽转过头准备朝着房间里的另外一张床走了过去,等待着李非臣将自己也拉入游戏。

但是,还没有等秦飞羽走出两步,一股极强的睡意一下子就袭击了秦飞羽。纵使秦飞羽作为特警,在抵抗倦意这方面是有经受过特殊的训练的,但是面临这次的睡意袭击,秦飞羽的防线还是光速被突破了。

这么快就要把我拉进去了么……这种感觉,确实不正常……

这是秦飞羽脑海里出现的最后一个念头。然后,秦飞羽这个身高接近1米9的健硕壮汉还没有来得及走到床边,就这样直挺挺的正面倒了下来。那结实的身体撞击在地板上发出了“咚”的一声。但是即便是这样倒下,秦飞羽也没有半点苏醒的意思,整个人就像是死掉一样昏迷了过去。

此时,整个房间里的两个人一个相当安详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另外一个则是有着特警身份的壮汉以一个相当诡异的姿势倒在地面上,也是如同被下了神经系药物一般彻底昏死了过去。也就是这里正如秦飞羽所说的,是特警外出工作的指定休息场所,只要和店老板提前说一声,不过里面做什么事情,都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不然的话,要是这个时候谁进入这个屋子,多半会以为屋子里发生了什么惊悚的案件,尤其是如果仔细在房间附近的门口搜索一番,还能找到一台运作状态下的摄像机的情况下……

(本章完)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