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死亡跑团游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死亡跑团游戏》22:礼物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我居然下意识叫了苏知夏的名字!!

看着愣在原地的苏晓冬,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的李非臣的脑袋一下子就炸开,

时间仿佛在此刻冻结,空气之中充满了尴尬的元素。

小时候李非臣经常听说一个笑话是某某某小学生上课时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着急之下,把老师叫成了妈妈。当时李非臣还觉得这个笑话过于离谱,而现在看来,自己和那个把老师叫成妈妈的小孩差不多。

也就是现实世界没有地缝吧,不然李非臣估计都能够在地缝里当个地缝之王。

“那个,你听我解释……”李非臣慌慌张张的想要解释刚才的口误,那副样子,简直就像是睡觉说出了其他女人的名字结果被女朋友抓了个正着。

而苏晓冬则是歪了歪头,用慢悠悠的语调微笑着说道。

“非臣哥哥看起来你写小说写的很累了吧,虽然我不清楚你们小说家平时的工作强度,但是不要熬夜太晚了哦。这杯茶我泡的是玫瑰花茶,有助于睡眠,喝完早点休息吧。时间也晚了,我就先去睡了。”

苏晓冬说着,朝着李非臣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离开了李非臣的房间,走的时候还不忘带上了门。

看着苏晓冬离开的身影,李非臣再次意识到,此时在这间屋子里住着的,不是苏知夏,而且苏晓冬。

如果刚才是苏知夏的话,别说玫瑰花茶了,根本不会让李非臣熬夜,而是会像一个老母亲一样对着李非臣苦口婆心的唠唠叨叨说半天熬夜的坏处,然后如果李非臣装作没听见,就会直接动手强行把李非臣拖到床上,然后看着李非臣上床睡觉才罢休。

真是,我刚才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李非臣这么自嘲着,这段时间苏知夏失踪了,李非臣的大脑久违的处于高速运转状态。不然的话,这样白痴的错误,李非臣才不会犯。或者说就算犯了,也不会那么惊慌失措。事实上,等冷静下来了,李非臣也没搞懂刚才自己到底在慌个啥,不过就是不小心念错了名字嘛,苏晓冬又不是长着个角拿着个瓶子在问“我问你一句你敢答应么”。

李非臣这么想着,端起玫瑰花茶喝了一口。

温润的茶水顺着喉咙流了下去,只留下嘴里的甘甜和淡淡的清香。

温度刚刚好,茶水的浓度也正好,茶虽然是普通的网购的便宜茶,但是泡茶的人技术很好,而且很细心,以茶的口感而言,看起来苏晓冬是特意将茶泡了一阵子,然后等茶稍稍凉到方便入口的程度才端过来的。

还是老样子,平时看起来不声不响,但是在照顾人方面很有一套啊……

李非臣这么想着。虽然苏知夏和苏晓冬都擅长照顾人,但是两人的风格却完全不一样。

苏知夏照顾人的方法是很老妈子,会对着她看不惯的地方不停念叨,然后用强制的手段去纠正那些地方。而苏晓冬则是更加润物细无声。

小时候,李非臣,秦飞羽和苏知夏,苏晓冬混在一起玩的时候,苏晓冬永远是被动的跟着大家一起走的那一个,同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最安静的那一个。当所有人都被苏知夏拉着到处走的时候,苏晓冬永远在最后面带着她的水壶,创可贴之类的东西照顾着所有人。而这也算是李非臣从小就不愿意对苏晓冬恶作剧的原因之一,

同时,李非臣想起了秦飞羽来自己家的时候对自己说的话。

――“就算小冬再怎么听你的话,你也不能这么欺负别人啊!”

平心而论,李非臣并没有想过要欺负苏晓冬,但是,李非臣确实在实行他的计划的时候,满脑子只想着怎么快一点将苏知夏带回来,让一切回到正常的轨道上面,却没有考虑过苏晓冬的感受,就那样轻易的让她把从小留着的一头长发剪短来装成是苏知夏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苏晓冬至始至终没有表现过任何的抗拒,所以李非臣也就很自然的没有想太多,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举动或许对于苏晓冬造成了伤害,更别说什么因此而产生内疚了。

也就是秦飞羽提醒了一下,不然李非臣或许真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就让这件事过去了。

现在看着自己手里那杯一切都恰到好处的玫瑰花茶,即便是李非臣这样的人的心里也产生出了一种名为愧疚的情绪,

送点什么东西给小冬吧……

李非臣这么想着,然后很快发现,“送什么给苏晓冬”这对于自己来说,似乎是一个极其大的问题,其难度不低于怎么样在1年之后用上百起案件来调动全国的警察。

毕竟,李非臣从出生开始,不能说完全没有送异性礼物的经验,但是那些送了之后不是被苏知夏抱怨,就是直接结结实实挨了苏知夏一顿打的经验怎么想都没有参考价值。

看来,必须得找一个靠谱的人商量一下才行啊……

李非臣这么想着,心里已经有了一个靠谱的人选。

于是,第二天,李非臣在一家咖啡店里主动约见了程文。

“所以,你就来找我来了?”

程文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李非臣。虽然程文在当编辑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要帮作者解决一切问题的准备,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要解决的问题,包括这个。

不过,程文毕竟是会为了收稿去买电磁式电报机手信装置的狠人。这种问题虽然古怪了一点,但还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然后反过来先提出了其他的问题。

“话说,你想要送女生礼物怎么不去问小夏,而是来问我啊?难道说,你准备送的人,就是小夏?”

你们关系进展很快嘛,才见一次面直接叫小夏了。该说不愧是你么…

李非臣一边这么在心里吐槽,一边摇了摇头表示道:“不,才不是苏知夏,是另外一个性格和苏知夏完全相反的,内向的女生。所以你给意见可千万别按照苏知夏的模板来给啊。”

听了李非臣的话,程文微微皱起了眉头:“内向的……你背着小夏找了别的女人?”

“咳咳……”

李非臣被可乐呛住,不停的咳嗽了起来,程文刚才一句话直接让李非臣心脏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都慢了半拍。

“什么叫我背着苏知夏找了其他的女人。先不说我找没找,我和苏知夏就是普通的青梅竹马,是普通的朋友,你不要说得她是我女朋友一样!”

“真的就只是普通的朋友吗……感觉你也不像是在说谎,该不会是那种最悲剧的剧情走向把……”

程文这么自言自语着,还是不愿意相信李非臣的话。

不过程文的话却让李非臣听得头都大了,“什么叫最悲惨的剧情走向啊,别用审文的目光去看待别人的关系啊,你这个编辑。你要真的这么在意的话,下次有机会的话,你直接去找苏知夏问问我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总感觉就算去问了小夏也是白问……”

“那你就别这么八卦了,你还是先帮我想想该送什么东西比较好。”

虽然已经将苏知夏的手机交给了苏晓冬,并吩咐好如果有谁打电话来,就尽量装成苏知夏的语气去回应。但是,面对程文,李非臣总感觉有些心虚,虽然嘴上说着让程文去找苏知夏问,但是李非臣还是很害怕程文真的这么行动了,于是赶紧将话题转移了过来。

程文自然不可能就这样白白帮忙:“你要我帮忙可以啊,把稿子交出来就行。”

李非臣将早就准备好的一个u盘放在了程文的面前。

“这里是我现在正在写的那本小说的结局和一次一本的大纲,只要你愿意帮我挑礼物,这个就给你。”

“你这家伙,明明就是一个只有一小部分人喜欢的三流写手,怎么装得像世界级文豪一样。”看着李非臣那副样子,程文表情古怪的这么吐槽着。

“你这话真的是一个编辑能够对着自己负责的作者当面说的话么,也不怕打击我的自信心啊。”

“你自大成这副样子,要是能打击一下说不定不是一件坏事。”程文这么说着,一把将桌上放着的u盘拿了过来,然后放在手上端详着。

程文这副样子让池渊摆了摆手,“别看了,是真的。这些是我早就写好了,只是想着坑你一下才一直没有交给你的。”

“你信不信我掐死你啊!”

这次换程文差点被李非臣一句话给气死,不过,作为为了催稿和李非臣斗智斗勇许久的人,程文也立即调整好了心里状态。

“行,既然收了你的稿子,我就陪你一次。不过,你要送东西的那个人,真的不是你的女朋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要送女人东西,而且值得让你这种人拿出这种东西来求我,别告诉我只是随便的朋友关系。”

“不是女朋友,也没有那方面的关系,你就别八卦了。只是我觉得我对那个人亏欠很多,所以才想送她一点礼物补偿一下。”考虑到真的什么都不说,程文肯定会死缠不放,所以李非臣还是稍微透露了一些不怎么关键的内容。

“这样啊……那你不觉得,你对我也亏欠很多,需要送我一点东西补偿一下?”

“……”

“喂,你这副眼神是什么意思?别沉默啊!!”

(本章完)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