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死亡跑团游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死亡跑团游戏》19:现代的“莫里亚蒂”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在同苏晓冬打了招呼表示晚上不在家吃饭之后,李非臣又把秦飞羽见到了上次那个烧烤摊来。

上次李非臣叫秦飞羽来这里是故意为难他,但是这一次,是因为这里足够偏僻,不管聊什么都不会被其他人听到。

然后,在随意点了一点烧烤当做掩护以后,李非臣缓缓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慢慢同秦飞羽一一说了出来。

听着李非臣的讲述,秦飞羽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了半拍。

“你是认真的?”秦飞羽皱着眉头看着李非臣。

“我当然不是在骗你了。”以为秦飞羽不信的李非臣摘下了自己的眼罩,露出了自己的左眼,“你看这个应该就明白了。”

秦飞羽仔细看着李非臣露出的那只左眼,然后困惑的询问道:“你的左眼已经好啊,不过有什么问题吗?”

“啊,抱歉,忘了把美瞳摘下来了。”

注意到烧烤店老板没有看这边之后,李非臣取下了戴在左眼上面的美瞳,露出了那被黑气侵入之后出现的诡异的血污色黑底的瞳孔。

“这个眼睛就是在最后被那些黑气窜进去了之后才变成这样的,用这个来作为说服力,应该最为可信了吧。”

李非臣这么说着,又重新将美瞳戴了回去,他可不想等下烧烤店老板一回头看到自己的眼睛,然后被吓得尖叫了出来。

而在看到了李非臣的眼睛之后,秦飞羽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说道:“你搞错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不相信你刚才的话。我指的是你在明知道会有危险的情况下,依然把苏知夏带去参加了那个什么跑团游戏,是认真的?我还以为,至少苏知夏对于你来说还算是需要特别保护的存在。”

面对秦飞羽的质问,李非臣眼神之中出现了挣扎:“不,你没有说错,虽然现在说出来感觉像是在为自己辩解,但是我确实想要保护苏知夏,哪怕豁出自己的性命。但是……我太自大,我之前一直以为,只要有我在,不管什么样的危险,我都能解决……抱歉……”

“道歉的话还是你面对苏知夏的时候再说吧。不过,倒是也是不奇怪吧,你确实就是这样的人,自信,自大,自以为是。而且只要一涉及这种非正常的东西,你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什么道德伦理之类的重要东西全部都可以抛弃。”

“我总感觉你在浑水摸鱼的骂我。”

“我没有浑水摸鱼的骂你,我是在当着你的面堂堂正正的骂你。你以为你这个性格给我带来了多少的麻烦啊!”

“那些事情,你们现在都还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我是不会道歉的哦。”很清楚秦飞羽指的到底是什么事情的李非臣突然语气一转这么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算是找到了确切的证据,你也不会道歉吧。”对于李非臣再了解不过的秦飞羽这么说着,然后将话题一收又聊了回去,“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你找我来应该就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情吧。”

“嗯,目前我的想法有两个,一个是在维持现状的情况下,先将苏知夏这件事给压下去。这就是我把小冬找来,并且让她剪短头发的原因了。既然你这个和小冬从小玩到大的特警都看不出来,那么现在的小冬代替苏知夏去公司那边辞职,并且短时间装成苏知夏,只要不和苏知夏的父母见面的话,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当然,这件事需要你的帮助,毕竟,你是特警,很多的方面还是你出手比较方便。”李非臣缓缓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喂,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说些什么。”秦飞羽忍不住用手按住自己的太阳穴,闭眼露出一副痛苦的样子,“苏知夏现在因为那个什么奇怪的游戏失踪了,你作为当事人,不仅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苏知夏的亲人,不准备报警让警察来解决这件事,反而准备将这件事压下来。还叫我这个特警来帮你掩盖这件事……你是认真的吗?”

“如果我不是认真的,我根本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聊这么久了。”李非臣一边将烤好的豆干塞进嘴里,一边用有些冷淡并且认真的语气说道,“其实我也只是图个方便才来问你愿不愿意帮忙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打算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做。”

“……”

秦飞羽沉默了下来,一股巨大的压力一下子就来到了这位年轻的特警的肩上。

在4年前的时候,当时在国内发生了一起国际级别的大案,一批在国内展出的价值百亿的艺术品遭到了一帮匪徒的持枪抢劫,而就在设立专案组进行调查的时候,最后所有的罪犯都主动自首,并且要求警察保护自己的人生安全。而对那些罪犯进行审讯之后,所有的罪犯都供出了一个人,一个在暗网里自称为“现代的莫里亚蒂”的人,表示所有的事情都是他指示的,而那些被抢走的艺术品也都被他骗走了。一开始,负责这个案子的人并不相信真的存在这么一个人,只以为这是这帮罪犯想好的托辞,事先将那些艺术品藏起来,然后自首等着坐个几十年牢出去再找出那些艺术品。

但是,当找来专门的网警进行调查之后,却发现在暗网中真的存在这么一个“现代的莫里亚蒂”,并且,不只是这一起艺术品失窃的案件,实际上早在差不多1年半之前,这个“现代的莫里亚蒂”就已经在暗网里为各种犯罪出谋划策了。这1年期间,他一共在全国范围内策划上百起犯罪,这些犯罪从普通的盗窃到性质恶劣的抢劫银行都有,而不管最后的犯罪是否成功,他本人都连一丝线索都没有留下。而且很古怪的是,这个活跃在暗网的“现代的莫里亚蒂”之前不管策划了什么犯罪都是一分报酬也不收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看起来似乎就是一个以策划犯罪为乐的快乐犯。

但是,当整个特勤小组的人将那个“现代的莫里亚蒂”策划的所有犯罪都连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一瞬间感到背脊发凉。那些看似毫不关联的犯罪,实际上是在不停的调动着全国的警力,让全国各地的警察疲于异地调警的工作之中,并且在最后成功在艺术品展览会的时候,让展览会所处的那个城市以及周边的城市处于一个警力空虚状态。那个“现代的莫里亚蒂”并不是什么报酬也不收,他是纯粹在利用那些罪犯,在帮助他布一个局,一个为一年,范围在全国的局。

自那之后,国家立即对这个“现代的莫里亚蒂”高度重视,投入最精英的警力组成一个小组去调查。但是奈何这个“现代的莫里亚蒂”做事实在是过于滴水不漏,一年半牵扯数千人的上百起案件愣是除了他这个名号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经过好几个月的排查,那个精英小组也仅仅将范围缩小到了一百人之内,没有其他的办法,精英小组就只能用最笨的办法,选择对那一百个嫌疑人进行盯梢。而正是因此,所以当时还在参军的秦飞羽就被特招为特警,以便让他这个李非臣的童年好友能够接近作为嫌疑人的李非臣,去调查李非臣。

而在接到这个任务没有多久,秦飞羽就能够肯定,“现代的莫里亚蒂”就是自己的童年好友李非臣。因为一方面,从时间上来看,五年前的那个国际级别的大案发生的前一年,也就是“现代的莫里亚蒂”出现的那一年,李非臣刚好在读大学,没有了双亲和苏知夏的管制,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做这样的事。并且,那个时候,李非臣刚好得知了苏知夏拿到了去海外留学的资格,从动机上来说,这大概也算是助力。

当然,更关键的是,秦飞羽很清楚,李非臣是有这个能力做出这样夸张的事情的,无论是现实方面的能力,还是精神层面方面的能力。

明明有远超寻常人的智力,明明只要稍微努力就能够出人头地,但是对什么东西都不感兴趣,整天只想着那些非日常的东西,喜欢去从那些非正常的事情里寻找刺激,可以说李非臣具备成为一个高级愉快犯的所有条件。

“找点乐子”,这样的理由来让李非臣成为“现实的莫里亚蒂”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在得知苏知夏来和李非臣居住到一起以后,秦飞羽便确定,“现实的莫里亚蒂”大概是要彻底消失了。毕竟,对于李非臣来说,苏知夏大概是唯一的刹车。而现在,刹车已经坏了。

如果我这个时候不同意的话,“现代的莫里亚蒂”大概就复活了吧。虽然作为童年好友的苏知夏被卷入这样的事情生死不明让秦飞羽很悲伤,但是作为一名人民警察,秦飞羽必须先保证更为糟糕的事情不会因此而发生,

“好吧,我答应帮你总行了吧。”

秦飞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自己知法犯法和“现代的莫里亚蒂”复活的选择中,秦飞羽只能选择前者。

(本章完)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