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明末立志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明末立志传》第057章 河西务的夜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崇祯四年十月六日深夜,河西务镇外,一座连屋顶都有的破土地庙内。

张世恒抬头看了眼南面天空中的满月。低头对席地而卧还在梦乡中的陈明理呼唤道:“时辰到了,醒醒,醒醒。”

身穿深蓝色夜行服的陈明理,瞄了眼挂在天上的明月。

不悦道:“爵爷,你这基本功学的不扎实啊!用罗盘定下方位,然后对照月亮在天空的角度,在计算下现在时辰。

说好了亥时三刻出发,现在才亥时一刻,我还没睡够呢。”

张世恒拿出罗盘定位后,对照月亮在空中的位置,发现确实是亥时一刻。

“行啊明里,你居然无需罗盘定位,随便看一眼月亮就能知道时辰。”

陈明理笑道:“夜袭不是儿戏,我教你的任何技巧,你学会了之后都要勤加练习。

如果对自己判断没把握,就借助器具计算,做事最忌,大概,也许,差不离。”

张世恒瞪了陈明里一眼,暗自咽下了这口气。

屠灭五大家族这么大的行动张世恒不敢自专。

细节可以不说,但大致情况必须让崇祯皇帝知晓。于是便请了北镇府司百户陈明里旁观。

张世恒并没有事先向崇祯汇报,这种事也不能汇报,但他相信崇祯皇帝知道后只会默许。

自打成祖朱棣后,大明皇帝其实就拿士绅家族没辙了。

皇帝即便对某位官员恨之入骨想诛他九族。可文官集团已经形成了一个整体,任何个体都不会拒绝执行这种损害集体利益的乱命。

皇帝最多打抗命的官员一顿板子,但即便把这个官员打死了,其家族也不会有多大损失。

士林会大肆吹捧这些拒不执行皇帝乱命的臣子,并对其后人参加科举考试大开绿灯。到明朝后期,很多官员会故意激怒皇帝骗庭杖。

此消彼长之下,大明士绅集团越来越嚣张,侵占了大明三分之二的土地不说,还不肯缴纳皇粮。

崇祯皇帝收到河西务五大家族被灭族的消息,只会觉得痛快。

对于崇祯皇帝而言,废除西厂之后他急需一个干脏话的白手套。

张世恒和陈明理就着肉脯吃了点干粮,一直等到原定的亥时三刻才出发。

皎洁的月光照在官道上,两人纵马很快就来到河西务镇外的一处高坡。

夜色下的河西务镇黑暗而又寂静,零星几点灯火处,应该是邀月楼等几家青楼。

子时一刻,五圈火把瞬间照亮了镇内的五处大宅。

很快,随着夜风飘来的呼和声,兵器相交声,男人的惨叫声,女人的哭嚎声,孩子的啼哭声,便充斥了两人的耳膜。

陈明里低声道:“怎么,爵爷有些于心不忍?”

张世恒摇摇头。

“屠杀是弱者的选择,我没把握应对这五家的反扑,只能将他们人道毁灭。”

陈明里淡淡道:“弱者的选择?那可是几千条性命!只有本朝太祖,成祖才有这种魄力和执行力。你已经算胆大包天了,且魄力惊人了。”

“真正的强者如诸葛丞相,七擒孟获才是内心强大表现。”

陈明里反驳道:“诸葛武侯那样的军神千年难遇,就连秦皇,汉武,那么英明神武君主,不也一样搞屠杀和株连。”

张世恒大笑道:“哈哈哈哈!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人总要有个理想不是。”

陈明里心想张世恒不到二十岁就封侯,心气高也正常。

这家伙的胆太肥,恐怕很难有善终,我以后不能和他走得太近。

张世恒心想你一个封建社会的土著,当然没见过那种触及灵魂的改造。

皇帝都能给你改造成公仆,战俘都心甘情愿的重新走上战场给新政权卖命。等把你绑上我的马车,由不得你不给我卖命。

“三哥,快醒醒,贼人来了。”

林广生迷迷糊糊睁眼道:“小妹别闹,今天忙了一天现在很困,让我好好睡会。”

林广生猛然觉得头上一凉,冰凉的液体滴滴答答从脸颊滴落,他隐约闻到一股信阳毛尖的味道,瞬间清醒了过来。

“啊!一声惨叫从外面传来。

“东虏!东虏杀进来啦!”院子有人传惊呼道。

林广生一把抱起小妹,向父母住的院子跑去。半路正好遇到气喘吁吁得母亲陈氏。

“娘,我爹大哥大嫂小玉他们呢?”

“先别管他们,快跟我走。”

林广生抱着小妹跟着母亲身后,慌慌张张跑到后花园凉亭。

凉亭外已经聚集了几十名族人,族长看林广生过来后递给他一杆长枪。

“广生,你快去前院找你十三叔。老三媳妇,你抱着小囡从地道先撤。”

林广生拎着长枪回头最后看了一眼母亲和小妹,转头毅然向前院跑去。

“哥,生儿,一定要保重啊!”母亲和小妹齐声喊道。

林广生没有回头,一直跑到前院门口,泪水迷糊了视线,才停下来抬手用衣袖拭去了泪水。

林家护院待遇不错,又都是知根知底的本地人,林家屹立河西务镇几百年,没有人会想到林家有一天会烟消云散。

护院们虽然被东虏杀得连连败退损失惨重,但在十三叔声嘶力竭的鼓舞声中尤在死战。

“战死者抚恤家属一百亩水浇地,重伤五十亩,杀死一个贼人赏银一百两,荣华富贵再此一战啊!”

“账房,记下。

王老五给家人挣下一百亩水浇地。

陈老三给家人挣下一百亩水浇地。

……

大伙别慌,外面庄里有壮丁数万,贼人却只有一百。只要顶住这一波进攻,咱们就赢了。”

鳌拜挥刀砍掉一名护院的手臂,侧身躲过刺向自己的枪头。右腿使劲一蹬向后跳了一步,闪过一柄抡过来的腰刀。

突袭打成了强攻,对方的武艺虽然也就是一般,但战斗意志却比明军家丁还强。

一共也就四五百名护院,被砍死一百多个居然还是死战不退。

鳌拜从背后摘下步弓,抽出一只羽箭搭在望山上,拉开弓弦瞄准那个喊话的中年人射了出去。

“噗!”

一只利箭穿过十三叔右眼,从他后脑勺露出半个箭头。

“啊!痛煞我也!”十三叔大喊一声,摔倒在地,双腿抽搐几下便停止了呼吸。  19844/10709276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