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明末立志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明末立志传》第054章 交易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张世恒跟着林广生走进二层临河一面的临河轩。

林广生推开窗户,京杭大运河的景色一览无余。

“擦!今儿个也没艘官船停靠,看了这么多女人,还是官家的小姐美,丫鬟俏。”

张世恒走到窗前往外一看,京杭大运河西边,是一条上千米长的恒渠,横渠南北两岸停靠这几百条漕船。千帆林立场面尤为壮观。

张世恒随口吟唱道:献银钞门苦不收,归心日夜向东流。扁舟载得烟百担,幸遇林兄不税愁。”

“哈哈哈哈!张兄好文采!这诗作得好啊!”林广生兴奋道。

“有感而发,有感而发。”张世恒客气道。

“张兄诗文这么好,想必进过学吧?”

“我家是军户,父亲在世时一直督促我练武,识字也是为求看懂兵书战策。”

林广生闻言眼睛一亮道:“张兄这么一说还真是啊!今上锐意进取,练弓马考武举也不失为一条出路。

最近风头正劲的冠军侯张世恒,不就是武状元出身。

钞关新来巡漕御使王来聘也是武进士出身,好像还是什么武榜眼,据说武艺比冠军侯都高。”

张世恒闻言立马来了兴趣问道:“巡漕御使是几品官?”

“官职不大正六品而已,但就钞关来说,仅低于贵州清选司派来的五品巡河郎中。

不过无论是巡河郎中,还是巡漕御使,在钞关都和摆设差不多。还没我们五家随便一个书办说话好使。”

张世恒拱手道:“俗话说流水的衙门,千年的世家。你们五家从前朝起就在河西务经营,到如今已经超过三百年。

只要运河不断流,想必河西务这地界儿,永远都是你们五家说了算。”

林广生被张世恒的马屁拍的很舒服笑道:“我们五家几百年来互相通婚,彼此休戚与共,外地来的流官自然奈何不了我们。

再说我们五家共同成立的惠通书院,山长是致仕归家的李探花,先生中光进士就十几位,其它先生至少也有举人功名。

燕赵大地的优秀学子,哪怕出身贫寒,只要通过书院考试升到上舍,书院都会给他们资助。

朝廷大比,几乎次次都有通惠书院的学生成为进士老爷。

至于秋闱,每次不取三五个举人老爷都算意外。

如今通惠书院出身的京官十几位,流官数十位。

单单三品以上的大员就四位。就问他一个光杆巡漕御使,拿什么跟我们五家斗。”

张世恒玩味着的看着侃侃而谈的林广生。

心想不得不说你们五家在河西务经营的确实牛逼。

可崇祯七年皇太极第二次破口,将河西务镇七万居民屠杀光之后,一把火将河西务镇烧成了白地。

你们王,陈,林,李,房五家势力再大,朝堂上的关系网经营的再牛逼,在东虏的屠刀面前也不过是待宰的羔羊。

要是没有我张世恒,后世谁又能知道你们五家曾经的辉煌呢。

伙计端上四盘干果,并当场沏了一壶茶。

茶香弥漫了整个雅间,张世恒端起茶碗轻吹几口气后,抿了一口。

雨前的六安瓜片,唇齿留香,回味甘甜,还真是难得的好茶。

又抓起一颗琥珀杏仁放进嘴里。又香又酥,外面的糖衣中和了杏仁那一丝丝苦味,味道绝赞。

河西务不愧是富了几百年的地方,不论是饭馆还是茶楼,吃食都做的非常地道。

张世恒和林广生正聊着天,一位身材魁梧,留着一口大胡子的壮汉走了进来。

操着一口辽西口音道:“广生兄弟,给我和位朋友介绍介绍。”

林广生笑道:“这位是京营【老家】的朋友张雨恒。这位是辽镇老户祖岳齐。”

张世恒心想林广生骗人还挺专业,真找了个辽西口音的大汉来冒充关宁军军官。

可惜我老丈人是贵州人。即便派人采购军需,也会让老家的人来。

祖岳齐上上下下打量了张世恒半天道:“张兄弟好相貌,猛一看真和冠军侯有几分相似。”

张世恒尬笑道:“哈哈哈,祖兄折煞在下了,我和英国公只是都姓张而已。”

双方寒暄几句后,祖岳齐提出要看货。张世恒抢着结了八钱五分银子的茶水钱,领着二人来到离茶楼不远的钞关码头。

张世恒做事做全套,事先让宋成发从临清买了一百担担烟叶,雇漕帮的船运到了河西务码头。

漕帮是个讲规矩的帮派,只要货主掏了银子,一切事情都不需要东家操心。

张世恒出示货单回执后,漕帮把头就让三人进了船舱。

祖岳齐抽出一张烟叶闻了闻,撕下一条放进嘴里嚼几下。

吐出烟叶沫子道:“正宗文登香,品质不错。听林兄弟说你是五两银子一担进的货。大家都是好朋友,我也不能让你白跑,七两银子一担我包圆了。”

说罢数出七张一百两面值的【大恒生】庄票塞到张世恒手里。

“张兄弟你点点。”

张世恒接过庄票,凭手感就知道是真的。

心想这就完事了,辽西人做生意也太痛快了吧。

他懵懵懂懂的把回执交给了祖岳齐。将一张百两面值的庄票塞给林广生。

林广生大方的拿了庄票,从怀里掏出一叠庄票,数出一张五十两,一张十两,一张五两递给张世恒道:“牙钱二十抽一,这是规矩。”

张世恒庄票收入怀中,心想林广生居然没坑我,难道自己看走眼了。

“张哥,祖哥,谈完生意左右无事,今儿我请客,咱们去邀月楼乐呵乐呵。”……

张世恒他们走进邀月楼,一位穿着绿色丝绸比甲的半老徐娘迎了上来。

“林爷真够意思,又带朋友来我这捧场啦。”

林广生笑道:“今儿个是我请客,怜星姑娘有空吗?”

此刻天色还早,邀约楼还没开始大规模上客。

老鸨笑道:“有空,有空,林爷先去落霞阁稍坐,怜星姑娘梳妆后就来。”

林广生掏出二十两庄票塞到老鸨手中道:“劳烦妈妈安排一桌素雅些的酒席,我向静心听怜星姑娘抚琴。”

邀月楼是青楼,这里的女子只陪客人吃茶、抚琴、宴饮、下棋,吟诗,作对,也就是所谓的清倌人。

清倌人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色是必须的,其它琴、棋、书、画、笙、管、丝、弦,也得样样精通。  19844/10709273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