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明末立志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明末立志传》第053章 规矩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张世恒心想我信你个鬼,你个年轻人坏的很。

装作感动道:“那太好了,麻烦林兄弟帮我联系联系,放心我懂规矩。”

张世恒跟着林广生出了河西务钞关衙门,经他介绍在广达客栈住了下来。

张世恒让富贵出去随便探听些街面上的消息。

自己躺在床上开始思考接下来的目标。

生丝生意不能受制于人,必须搞人工养蚕。就气候条件来说辽东半岛。

蚕宝宝的人工暖房,肯定不能用木材做燃料,最是用无烟煤。

亚洲最大的露天煤矿在抚顺,离地表还不到一米,煤层厚达五十五米,储量高达二百多亿吨,人工养蚕厂,就近建在抚顺就好。

明年开春耶稣会帮我搞的橡胶应该能到货了。橡胶的蛋白质分子,肯定能溶解在煤焦油这种小分子结构的有机溶剂里。

只要把这种溶液涂在麻布上,再经过高温固化,就能生产出防雨布。

在明朝这个没有抗生素的时代,因为偶感风寒而去世的人实在是太常见了,避免淋雨的重要性,远比现代要重要的多。

防雨布的用途实在太广泛了,是一项能赚大钱的生意。不光大明国内有需求,全世界都急需这种能防水的布。

开采抚顺煤矿,建立一家大规模人工养蚕厂,再建一家缫丝厂,一家生产防雨布的工厂。一年轻轻松松就能赚上千万两白银。

果然知识就是金钱,尤其在这个落后的时代更是如此。

“少爷,林广生没坑咱们,我在客栈大堂观察了半天,发现其它客人住甲等房也是一百五十文一天。”

富贵的话打断了张世恒的发财梦,他稍稍有些不开心的反驳道:“只有眼皮子浅的人才会在小事上坑你,

林广生的目的是咱们那一百担烟叶,如何吃客栈回扣被咱们发现了,岂不因小失大。”

眼看到饭点了,林广生终于来了。张世恒心想这家伙不是来蹭饭的吧。

“张哥,我给你那批货找到买家了,咱们先去吃饭,饭桌上我在给你细说。”

张世恒吩咐富贵留在客栈吃客饭,自己跟着林来到客栈斜对面的庆丰楼。

张世恒和林广生在大堂找了张散台坐下,接过伙计递来的水牌一看,心想河西务不愧是繁荣了数百年的运河码头这菜价都赶上京城了。

“来个红烧铁狮子头,椒麻口水鸡,银耳拌藕片,再来个炒河虾。林兄,你再看着点几个。”

林广生拿过水牌看了一眼

“店里有什么活鱼?”

“刚随船送来五尾鳜鱼。”

“那来个松鼠鳜鱼,切一盘酱驴肉,再上两角花雕酒。”

要不说还得跟本地人下饭店。广丰楼菜价虽贵,但味道却没得说。

狮子头肥而不腻入口鲜香,里面肯定加了蟹黄,虾仁,和马蹄用料讲究。

椒麻鸡火候控制的十分地道,鸡肉鲜嫩不塞牙,沾上芝麻花椒盐吃起来香味独特,满口留香。

张世恒拿起酒杯道:“兄弟我初来河西务,以后还请林兄多多关照,我敬林兄一杯。”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林广生也将杯中酒干了之后道:“我一看张哥就觉得有眼缘,想交下张哥这个朋友。

张哥要想常年过河西务钞关做生意。就必须靠上我们王,陈,林,李,房这五大家族。”

张世恒做出洗耳恭听状道:“还请林兄解惑?”

林广生仰起头说道:“我们林,王,陈,李,房五大家族,打元朝起就在河西务转运衙门做吏目。

成祖迁都北京侯,下旨在河西务码头建钞关,可无论那位巡河郎中上任,都得用我们五家的人办事。在河西务,没有我们五家办不成的事。

冠军侯风头正劲吧。上个月他家的商船不按规矩办事,一样被我们凿沉在运河里。

船上运的一百担生丝全被水泡了,损失超过二万两白银。

冠军侯最后还是认栽按规矩交了常例,我们才放他的船过水闸。

张世恒都听傻了,这尼玛吹牛就吹呗,把老子捎上算怎么回事。

他强忍笑意挑起大拇指道:“五大家族果然威武霸气!兄弟钦佩之至!”

林广生大笑道:“哈哈哈哈!以后我罩着你,保管让你在河西务钞关畅通无阻。”

张世恒见林广生越吹越没边,只好转换话题道:林兄,你给我介绍的买家是哪里的?”

林广生一拍大腿道:“这天聊的差点忘了正事,这买家可是个大客户。张哥一旦和他家搭上关系,保证你年年赚得盆满钵满。”

张世恒配合道:“林兄你就别卖关子了,告诉我到底是那家啊?”

林广生扬起头道:“定远伯邱禾嘉手下的采卖管事。他手上掌握着关宁军每年三百八十万两白银的粮饷,算不算大客户?”

张世恒不得不佩服林广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老话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这家伙吹起牛来眼皮都不眨,真他么是个人才。

“我听说冠军侯和定远伯关系很好,你们前脚凿沉了冠军侯的船,后脚又和定远伯做生意,这番操作真是翻云覆雨啊!”

林广生郑重道:“规矩就是规矩,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我们也必须把规矩立住了。冠军侯的船我们都敢凿沉,其它人还敢不守规矩吗?”

张世恒和林广生挣了半天,最终还是林广生一句尽地主之谊,把一两二钱的饭钱抢着结了。

张世恒只当林广生是放长线钓大鱼,也没太在意。

两人吃完饭从广丰楼出来,向南溜达了几百米,经过火神庙来到一处红色二层木楼前。

张世恒抬眼一看,黑色牌匾上用金漆写着四个大字【丰泰茶楼】。

撂高上前招呼道:“林爷吉祥,带朋友来喝茶?”

林广生掏出一小串铜钱扔给撂高道:“临河轩空着吗?”

撂高利索的一抖手腕将铜钱收入袖口笑道:“这不一直给林爷备着呢。”

林广生微微一笑道:“那行,我约了朋友谈事,一会有人找我就带他来听雨轩,茶点按老规矩上。”

“得嘞。您请好!”  19844/10709272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