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死亡跑团游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死亡跑团游戏》18:苏晓冬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哟,早啊,没有想到你今天居然真的这么早就有空。”

李非臣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口的秦飞羽说道。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秦飞羽这么一边吐槽道,一边走进了房间,嘴里还不停的抱怨着,“也不知道你这家伙是怎么知道我今天休息的,明明我这边才接到休假通知,才刚放下电话,你就打电话给我了。”

秦飞羽一边抱怨着,一边很熟练的开始换鞋换鞋然后坐到了沙发上面,对于秦飞羽来说,李非臣的住所也不是什么陌生的地方,每次李非臣闹出点什么事情,秦飞羽都要来李非臣这里和李非臣商量该怎么解决。进屋之后,秦飞羽看了一圈客厅,然后询问道:“嗯,你们最近装修过吗?”

“嗯?你这都能看出来,明明只是稍微改变了一些小饰品的位置而已。”李非臣一脸惊讶的看着秦飞羽。

对于李非臣的惊讶,秦飞羽不以为然:“我好歹也是特警,要是这么点观察力都没有,你以为我是靠着什么才成为特警的。”

李非臣当场回答道:“难道不是靠肌肉吗?”

李非臣的回答让秦飞羽头冒青筋的攥紧拳头道:“你信不信我马上就给你实际展示一下我靠的肌肉!”

而就在李非臣和秦飞羽插科打诨的时候,“苏知夏”端着两杯热气腾腾的茶走到了两人旁边。

“来,喝茶。”

说着,“苏知夏”将两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摆在了李非臣和秦飞羽面前。

“啊,多谢。”

李非臣一边用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边向“苏知夏”道谢。

“那你们慢慢聊,那边还有些地方没有打扫完,我就先去忙了。”“苏知夏”这么说着,相当有礼貌的朝着李非臣点了点头,然后抱着盘子下去了。

看着“苏知夏”离开的背影,秦飞羽瞪的眼睛都快从眼眶里飞出来了:“我说,这才多久,你就已经把苏知夏调教成这个样子了?”

虽然刚才秦飞羽顺其自然的端起茶杯就在喝茶,但是事实上,之前那么多次来李非臣这里,苏知夏哪里有给秦飞羽上过什么茶。甚至毫不夸张的说,秦飞羽认识苏知夏这么多年,这还是秦飞羽喝过的第一杯苏知夏泡的茶。毕竟苏知夏那种性格,让李非臣给她泡茶还差不多,哪里可能帮李非臣和秦飞羽泡茶。

而在秦飞羽看来,李非臣是唯一可能让苏知夏做出改变的人。所以很自然的就怀疑到了李非臣的头上。

“什么调教,身为特警,你整天脑袋里想的都是这些东西么。”对于秦飞羽的这番说辞,李非臣向秦飞羽投来鄙夷的眼神。

因为过于震惊,秦飞羽甚至第一时间都懒得去在意李非臣又在趁机污蔑自己这件事,而是开口道:“不是,我是说性格啊。那个苏知夏居然这么乖巧的端着茶来给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茶……这段时间,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李非臣摆了摆手:“什么叫对她做了什么啊,你这个人脑袋里能不能塞点除了肌肉之外的东西。你也不想想,我要是真的敢对她做些什么,她不得当场把我给劈了,我又不可能打得过她。”

“我觉得如果你真的有心对苏知夏做什么,她应该不会反抗……算了,这个不该由我来说。那她刚才是怎么回事?”

秦飞羽的话让李非臣忍不住皱起眉头:“你这人干嘛说话只说一半……不过,既然你都没有看出来,那就多半没问题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看着李非臣这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秦飞羽突然有点慌。从小到底,秦飞羽在李非臣这里吃的亏可不在少数,而每一次李非臣有了一个“好点子”的时候,李非臣基本上都会在事先露出这么一副大功告成的表情来,搞得现在秦飞羽都有点ptsd了。

“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你别一副这么警惕的样子。其实,你会觉得苏知夏不像苏知夏,是因为她压根就不是苏知夏。”李非臣见实验结束,也懒得戏弄秦飞羽了,直接对秦飞羽公布了答案。

“你说她不是苏知夏?那她是谁?”

“苏晓冬啊。”

“原来是小冬么……难怪……”

秦飞羽这一下释怀了。

作为李非臣和苏知夏的发小,秦飞羽当然也知道并且认识苏知夏的亲妹妹苏晓冬。毕竟有苏知夏这个活动力十足的姐姐在,苏晓冬难免会被苏知夏拉出来和秦飞羽,李非臣混到一起。某种程度上,苏晓冬也算是李非臣和秦飞羽的发小了,只不过因为苏晓冬的年龄比另外三人要小一些,上学的进度也要慢一轮,另外三人都毕业了,苏晓冬还在读大学。所以,在离开老家出来读大学到现在在外地工作,秦飞羽已经很少和苏晓冬见面了,因此在第一时间才没有意识到苏晓冬假扮的可能。

不过虽然长相和苏知夏很像,但是苏晓冬的性格却完全和苏知夏是两个极端,苏知夏的张扬和热情,行动力极强这些特点,苏晓冬是一点也没有。就像是要弥补苏知夏的不足一样,苏晓冬的性格反而是极其内向婉约,而且做事也是慢悠悠的。非要说的话,大概只有在固执这一点上面,姐妹俩才比较像姐妹吧。

而值得一提的是,因为苏晓冬的小名叫“小冬”,结果连带着苏知夏这个姐姐也被跟着叫做“小夏”了。对此,李非臣还曾经调侃过苏知夏,说小名都是跟着妹妹起,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姐姐。当然,事后李非臣被苏知夏好好教训了一顿,并且自那之后,苏知夏就再也不许李非臣叫自己的小名了。

“怎么样,被吓了一跳吧。”对于刚才秦飞羽的反应,李非臣相当满意。

“是有些被吓到了。”秦飞羽老老实实的承认了,然后又立即询问道:“话说小冬她什么时候过来的?她不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还在读大学么。”

“昨天她才刚到,而且她已经是大四了,学业早就完了,现在在找工作中。”

“这样啊,所以她才会跑到这里来投靠她姐姐对吧。”秦飞羽想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理由说服了自己,又立即反应过来还有疑点,“不过,我记得小冬她为了和苏知夏区分开,一直是留的长发吧。什么时候也剪成和苏知夏一样的长度了?”

虽然说许多的父母都喜欢让自己家年龄差距不大的姐妹或者兄弟穿一样款式的衣服做差不多而打扮。不过苏家父母从一开始就觉得,苏知夏和苏晓冬这对姐妹长相太过于接近,再做一样的打扮,那属于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万一闹出了给姐姐洗两次澡或者给妹妹两份压岁钱这样的笑话就不好了。所以,在苏知夏和苏晓冬很小的时候,苏家父母便故意给苏知夏和苏晓冬做了不同的打扮,长久以来,姐妹两个的日常打扮就朝着两个方向发展了。

姐姐苏知夏留一头及肩短发,喜欢橙色和红色,适合活动的衣服。妹妹苏晓冬留着一头及腰长发,喜欢淡蓝色和白色,喜欢那种尽可能暴露比较少的衣服。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哪怕秦飞羽也是从小和苏晓冬一起长大,但是在刚才的时候也没有反应过来刚才的人是苏晓冬不是苏知夏。毕竟秦飞羽印象中的苏晓冬一直是长发,并且即便在夏天也喜欢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

“头发的话,是昨天我让她去剪的,毕竟要是连头发都不剪的话,就根本没可能骗得了人了。”李非臣一边喝着苏晓冬给自己泡的茶一边这么说道。

“喂,你只是为了恶作剧就让别人去把长发剪短有些过分了啊。就算小冬再怎么听你的话,你也不能这么欺负别人啊!”秦飞羽有些生气的看着李非臣,虽然李非臣经常对秦飞羽开玩笑,甚至一些玩笑可以说都有些恶劣了,但是秦飞羽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反正自己早就习惯了。但是这次不同,李非臣的恶作剧已经波及到了苏晓冬,秦飞羽就实在是忍不了了。

看着秦飞羽这么生气,李非臣倒是很淡定的说道:“当然不可能是在恶作剧了,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对小冬恶作剧的。”

看到李非臣这么说,秦飞羽这才反应过来,李非臣虽然经常对自己恶作剧,也时不时在苏知夏那边作死,但是从来不会让自己的恶作剧波及苏晓冬。虽然李非臣之前的说法是“小冬太笨了,而且我说什么都信,恶作剧起来一点也不有趣”,但是秦飞羽相信那算是李非臣最后的一丝良心。

但是,秦飞羽这下又不明白了,既然不是恶作剧,那么李非臣又是为了什么才让苏晓冬剪短发来假扮成苏知夏的。

就在秦飞羽疑惑的时候,李非臣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起身道。

“其实这件事,才是我叫你来的原因。可能要说很久,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再说吧。”

(本章完)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