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半缘山河半缘君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半缘山河半缘君》第三百零二章 命中注定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沐垚微微点头,喝了一杯茶,不疾不徐的样子,其实在这期间最难熬的人便是被小阳子按着伏在地上的梁忆菡了,她的心里头恨不得马上就死去,她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希望了,而沐垚却根本不愿意给她这样一点心里头的安稳,她缓了好久,才放下了茶盏,幽幽开口说道“梁忆菡,原名叫做元若,是南朝二皇子从小养在家中培养出来的细作,能歌善舞,会权谋有手段,就是为了到我大闵来成为宫妃,赢得我大闵皇帝的支持。等到元若长到了十二岁的时候,二皇子便让她先行一步到大闵生活,选择常州作为落脚地,就是为了看常州中哪家的小姐能够入选进宫成为宫妃。自然,他们选定了温柔贤惠善良的常州县丞梁丰韬的女儿梁忆菡,所以从那以后元若便会学习梁忆菡的一举一动,言谈举止,包括书写笔迹,就是为了能够在梁忆菡入选秀女的时候能够取而代之。后来梁忆菡真的入选了,元若便趁着这个机会,将梁忆菡及随之入宫的一众老小全都杀了,又找了人前来代替。真的是打的一手好棋,狸猫换太子,玩儿真的是十分的漂亮啊!”

沐垚扫了一眼梁忆菡,看着她眼中满满的全都是灰白之色,心里头舒畅了很多,继续说道“后来元若入了京都,便与原本二皇子安插在京城中的扶南帮有了联系,扶南帮的帮主陈伟早就得到了命令,说让一切都听从元若的指挥,刚刚入宫的时候元若想要挑拨李欢桦和程静云之间的关系,结果被本宫识破,元若是个聪明的人,所以便换了办法,韬光养晦,只是埋伏在受宠的妃嫔之后,她与后宫之中受宠的妃嫔关系都十分的好,但是这些妃嫔也都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死了,虽然事出有因,但是与元若也是脱不了干系的,她总是会推心置腹的跟那些受宠的妃嫔说一些不该说的话,让他们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将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全都害死了之后,终于走到了皇上的面前。后来!”说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沐垚的眼睛里头燃起了一团熊熊的烈火,她指着梁忆菡,厉声说道“就是因为太后娘娘看出了她的为人,派人前去调查,所以她才派人杀了太后娘娘,可怜太后娘娘那么老迈,竟然就这样撒手人寰,梁大人说你的一句话真的是说对了,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禽兽,本宫就算是活剐了你也难解本宫的心头之恨。”

这些都是昨夜盛萧然派人先行一步回来告诉沐垚查探到的消息的,所以今日看到梁忆菡在马车之上的时候沐垚便恨不得杀了她,但是奈何宇文翼什么都不知道,沐垚不得不忍了下来。

听到沐垚的这些话,整个殿中的人全都是震惊的,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宫妃竟然做出了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杀了宫妃,杀了太后,竟然还是南朝的细作。沐垚看着逐渐远离元若身边的人们,挑了挑眉,略微平和了自己的心,才说道“你还曾与左丞相童秉承私通对吧!让他为你在皇上面前说好话,又让他在皇上面前说南朝二皇子的好话,就是为了让皇上支持二皇子,对么?”

梁忆菡慌忙的摇头,想要辩解,奈何根本疼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刀子一般的眼神看着沐垚,沐垚却是满脸的不在乎。撒一凌一向都觉得皇太后死的十分的蹊跷,一直都没有查出幕后黑手是谁,如今听着沐垚说是这个在自己面前的梁忆菡,顿时便怒火中烧。孟依柔当初对撒一凌可谓是十分疼爱的,虽然比不得沐垚,但是也如同母亲一般时常关心照拂,而撒一凌对她更是有着深厚的感情,当初撒一凌遭受到天煞孤星的言论被困在自己的承德宫中不得外出的时候,孟依柔为她想尽了办法,这份恩情,撒一凌一直都记挂在心里头。

撒一凌冲过去,一把抓住了假的梁忆菡的领子,另一只手抓起了桌子上的茶盏,一把便摔在地上,根本也顾不得自己手上流出的血痕,抓起了一个碎瓷片,便割到了梁忆菡的脸上,梁忆菡的脸本就红肿的十分难忍,如今被撒一凌用力一割,更是忍不住哀嚎出声响来。

撒一凌却根本不管她的疼痛,她的心里现在全都是为孟依柔报仇的念头,孟依柔是自己最为敬重的人,如今竟然死在了这样的人手里,让撒一凌如何能够不恨,假梁忆菡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脸上的疼痛和胸腔里头传来的疼痛,让她觉得还不如此刻便死了的好,沐垚看着这一幕,手中的茶盏没有一丝颤抖,可是雅贵人却和静常在两个人抖如筛糠,不成样子。

撒一凌用了一盏茶的功夫在梁忆菡的脸上刻下了罪人两个字,梁忆菡疼的已经昏了过去,可是撒一凌还不打算放过她,让绿痕从小厨房里头拿来了盐巴,想要抹在梁忆菡的伤口之上,沐垚对她说“你手上也受了伤,你这样岂非要疼死自己么?”撒一凌却满不在乎的说道“这些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我今天就是要折磨她,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太后娘娘就如同我的母亲一般,她这个毒妇,怎么能害死太后娘娘,还用那么残忍的手段。”

绿痕无奈的看了一眼沐垚,只见沐垚对着绿痕使了个眼色,绿痕才走上前去,对着撒一凌说道“皇贵妃娘娘,您不能伤了自己,为了这样的一个人到底也是不值当的,何况您还有小皇子要照顾呢,其他的事情就交给奴婢来吧。”绿痕的话温温柔柔的倒是落在了撒一凌的心里,她站起身来,用帕子擦了擦被割破的手指头,吩咐着绿痕说道“将那盐巴都洒在她脸上的伤口之上,不要不忍心,使劲的将那盐粒子给我揉进去”

绿痕也是个厉害的角色,一点都没有含糊,刚刚从小厨房找盐巴的时候,绿痕便专门挑了一些粗壮的盐粒子,就是为了能够给她揉进伤口里头去。绿痕下手极重,原本昏了过去的梁忆菡此刻被一阵接着一阵的刺痛惊得醒了过来,看着绿痕正拿着什么在自己脸上的伤口处揉搓,便想要张口咬住绿痕的手,谁料小阳子早就看出了她的意图,一拳便打在了她的脸上,一阵吃痛,让她连嘴都张不开了。

足足揉了半个时辰的功夫,绿痕才将瓷碗中的盐粒子全都揉进了梁忆菡的伤口之中,沐垚看着满脸全都是血的梁忆菡,心中不由得冷笑,这样的下场算是便宜你了,接着便站起了身子,对着撒一凌说道“走吧,皇上还等着我们回去复命呢。”撒一凌回头厌恶的看了一眼假梁忆菡,吩咐小阳子说道“这么死了就便宜她了,将她身上的一层皮都扯下来,放到盐缸里头去,等到那血把盐缸都染红了,就将她的身体丢到山上去喂狼。”

吩咐完这些,撒一凌仿佛还是不过瘾的样子,对着沐垚说道“姐姐,这样的败类不能让她再投胎了,就算是投了胎再出来也是个败类。不如直接将她的灵魂打散了吧。”撒一凌说这些话的时候十分的平静,好像就是在说一件极其平常的时候,根本就无关于生死,无关于人命。沐垚皱着眉头看她,说道“打散?倒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让谁去做?谁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极乐寺中的大师可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撒一凌双手合十,说了一句阿弥陀佛,然后才对沐垚说道“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找我们佛家的弟子去做的,别忘了,我们还有那个不要脸的朱无为还能用呢。”一听到朱无为的名字,沐垚便了然了,对着撒一凌说道“你不是恨他么?怎么这个时候还想起他来了。”撒一凌一挑眉,说道“对啊,我是恨他,可是这种将人家灵魂打散的时候是要折寿的,不找他找谁?这种好事情当然要给他做了,反正活的太久对于他来说也没什么意思。”

沐垚摆了摆手,说道“知道你生气,随你去便是了,不过不要闹出什么事情来,我信得过你,你知道该怎么做吧,不要让皇上知道太多,否则皇上心里头念起了她的好处,恐怕也会怪罪到你的身上。”撒一凌倒是满不在乎的说道“这么多事情加在一起,皇上如果还是念她的好,那我也不说什么了,皇上愿意怪罪我便让他去怪罪便是了。”

撒一凌的动作倒是快,没到晚上的时候就将朱无为请到了自己的寝殿之中,等到第二天就已经派人开始在梁忆菡的宫里头做法了。而雅贵人文一蓓和静常在李欢桦虽然沐垚没有牵连他们,但是他们胆子小的可怜,还没有怎么样,便都纷纷病倒了,梦里头全都是血淋淋的梁忆菡追着他们报仇的样子。沐垚听不得他们吵吵闹闹的样子,便都赶到了冷宫里头去了。

梁忆菡死的那天夜里,沐垚便只身前去宇文翼的寝宫里头复命,林冰玉看见沐垚走进来,便对沐垚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道“皇上刚刚喝了药睡下,想来今天晚上是醒不来了,不如姐姐明天早上下了朝再过来吧。”沐垚用帕子替林冰玉擦了擦头顶的汗珠子,说道“辛苦你了。”

林冰玉摇了摇头,说道“皇后娘娘要料理前朝的事情,皇贵妃姐姐要料理后宫的事情,嫔位没有什么别的本事,只能够多照顾一些皇上,让两位姐姐减少一些后顾之忧罢了。”两个人正说着话,絮漓便走了进来,脚步轻柔,身后的丫头手里头拿着一个食盒,看见沐垚和林冰玉两个人站在殿外说话,微微一笑,说道“母后,珍妃娘娘,儿臣拿过来一些茶点给珍妃娘娘用的。”

林冰玉笑着拉过絮漓的手,对沐垚说道“皇后娘娘,絮漓真的是帮了不少的忙,如果不是她照看着弟弟妹妹,恐怕嫔妾也不会安心在这里照看着皇上。”絮漓将吃食拿了出来,摆在桌子上头,说道“儿臣帮不上什么别的,只能在这些小事情上多想着一些罢了。”沐垚微微一笑,对着林冰玉说道“晴儿在絮漓身边你尽管放心就是了,她一向都是稳重的,照看着晴儿也是绰绰有余的事情。”

林冰玉微微点头,吃了一口桂花糕,才说道“对了,姐姐,正好絮漓在这儿,有一件事情,嫔妾放在心里头很久了,今日还想着与姐姐商议的。”沐垚看她说的郑重,忙问道“什么事情?你且说就是了,如今后宫里头的事情已经料理完了,没有什么阻碍了。”林冰玉看着絮漓,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才说道“如今长公主已经十七岁了,也是该成婚的年纪了,太后娘娘过世也快要三年了,皇上如今的身体又不好,是不是先将长公主与西墨王的婚事提上日程了。嫔妾怕··”说到这儿林冰玉回头看了一眼殿内,虽然她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沐垚已经完全能够明白她想要说什么了。

看了一眼絮漓,说道“是啊,如今皇上的身体不好,冲冲喜也是好的,否则絮漓不能再等上三年了。”絮漓听了他们的话神色有一阵子的惊慌,低声问道“父皇的身体很不好么?”沐垚叹了口气,说道“听江太医的意思就是伤了脾脏才会如此。”絮漓忽然想起今日皇上后来的时候看着他的脸色,脸色苍白,如今又听到母后和珍妃如此这般说,想来真的比自己看到的还要严重几分。神色也更为凝重了。

絮漓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林神医还在世的话,恐怕父皇还有得救啊!只可惜··”林冰玉一听到林深的名字眼睛里头闪过了一丝精光,不过那光芒一闪而过,絮漓并没有发觉,而沐垚却是看得明白。拍了拍絮漓的肩头,说道“一切都是定数,你也不要想太多了,等到母后回禀了父皇便让人给你准备出嫁的行装。”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