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半缘山河半缘君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半缘山河半缘君》第二百九十七章 眼中只有你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沐垚的狠厉在朝中,甚至是在京城中都已经传遍了,谁都知道皇后娘娘的手段十分的狠辣,将刺杀她的童秉承暴尸街头七天,童秉承的尸体被天上秃鹫和苍蝇啃噬的面目全非,更是爬满了蛇虫鼠蚁,看着十分的恶心,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冲着他的尸体上吐口水,扔鸡蛋,可是几天之后全城的人都绕着走,靠近三四里的时候就能够闻得到尸体上散发的恶心气味儿。沐垚听着李堂的禀告,开口问着他说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本宫对童秉承太过残忍了一些。”李堂缓缓摇头,说道“微臣觉得皇后娘娘此番并非是真的想要对童秉承如何,也并非是对他恨之入骨。”

沐垚微微一笑,那笑容却显露出了两分邪魅,挑眉看着他,说道“哦?那你觉得本宫是因为什么?”李堂听着沐垚的语气之中没有任何的不愉,遂才大的胆子说道“皇后娘娘是为了震慑,为了震慑宁贵嫔,也是为了震慑她身后的南朝。”李堂是个聪明人,沐垚很是欣慰李堂的聪明能够猜测到自己的心意。

她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本宫何尝不想做一个后宫的普通女子,远离朝堂,更是远离这些国与国之间的仇恨,可是想并不代表一定能够得到的。既然他与宁贵嫔有所牵扯便留不得了。本宫原来也是想要放过他的,如果说他单单只是因为与你争夺朝中的权力,那么本宫自然不会这样对待他的,可是他因为权力而失去了最不应该失去的忠心,本宫便绝对不能够原谅了。”沐垚说这番话的时候,李堂微微颤抖了一下,跪在地上,说道“所以那日的事情都是皇后娘娘故意而为之了对么?”

沐垚侧头看着跪在地上的李堂,居高临下的样子,显露出了皇后娘娘的高贵与威仪,她幽幽开口,说道“李丞相说这话是觉得本宫做的不对么?”李堂摇头,说道“皇后娘娘并非做的不对,只不过微臣觉得,皇后娘娘用自己的身体去试探一个人确实是太危险了一些,其实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的。”

这件事情沐垚开始的时候没有与李丞相商议过,而是在睡梦之中朦朦胧胧想起来的对策,既然知道了他与南朝的细作有所勾连,那么便不能够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了,一定要等到梁忆菡随着宇文翼回朝之前便解决掉这样的一个祸患,否则如果宇文翼的身体有恙,恐怕梁忆菡便会第一时间与童秉承勾连起来,事情如果发展到自己没有办法控制的地步,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事情便会发生在这宫廷之上。沐垚没有办法冒险,更是不敢冒险的。

沐垚本来想得是将那童秉承派出去,只要他出了京城,自己便会派人去刺杀他,到时候他的妻子儿女自己也愿意好好的安顿,可是偏偏这个童秉承是个沉不住气的货色,一想到自己一去之下便再也没有机会返回到朝堂,而他从沐垚的眼神里头也看出了杀意之后,便铤而走险,只要能够杀了沐垚,自己便能够在皇上回宫之前与梁忆菡传递消息,这样的话梁忆菡帮着自己将皇上杀死,自己也便能够成为皇帝,一个是死,另一个是能够成为皇帝,两者之间,就算是胜算不大,童秉承也会选择后者。不过他作出此番决定的时候心心念念想着的只有自己,并没有自己的妻子,更是没有自己的儿女,他只是觉得自己就算是不成的话大不了也是一死,不过就是死的早了几天,甚至是几个时辰而已,却没有想过自己的晚死能够保得住自己妻子儿女的性命。

沐垚一想到童秉承的脸便觉得从里到外的恶心,宇文翼果然是宠幸这种奸臣的人,竟然根本没有顾忌到他的家世,或者宇文翼根本也不在乎,他不觉得李堂对妻子的疼爱是一种多么高尚的品德,也并不觉得童秉承宠妾灭妻是多么不能够忍受的事情。

沐垚对李堂说道“其实你知道,这并非是本宫愿意的,本宫怎么会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却开玩笑呢,如果本宫死了,那么童秉承第二个杀的人便是你。”李堂对沐垚这句话十分的认同,他相信沐垚的话,就像沐垚所说的,如果沐垚死了,而童秉承的利剑会毫不犹豫的冲着自己而来,其实自己的妻子也对自己说过,如果那天被童秉承得逞了,那她在家中便会带着女儿自杀,绝对不会给童秉承欺辱他们的机会。

李堂微微叹气,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再来讨论也没有更多的意义,所以便对沐垚说道“微臣听到安国公传回来的消息,皇上再有三天便会入京了,如今皇后娘娘还是先料理了童秉承的家人为好。”沐垚微微点头,其实她的心里头也是这样想的,童秉承的家人如今已经被李堂关进了大理寺里头,就等着沐垚的最后发落,沐垚也明白扳倒梁忆菡的关键就在童秉承的家人身上了。

“好了,既然他们关押在大理寺中,那本宫也就不得不走一趟,亲自审问了才好。李丞相,此番前去还要劳烦李丞相随着本宫一起的。”沐垚的话刚一出口李堂便笑了起来,对着沐垚说道“皇后娘娘请放心,无论什么时候微臣都会追随着皇后娘娘的。”这番话说的意味深长,沐垚侧头看了他一眼,礼堂的一双眼睛好像能够洞悉一切一般。沐垚没有答话,却回给了李堂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大理寺常年都没有阳光的照射,所以看着比诏狱还要破旧潮湿,沐垚这一辈子只进过诏狱一次,如今又到了这大理寺里头,不由得想到大闵朝经历过这么的皇上,这么多的皇后,恐怕也没有几个人如自己一般幸运吧,竟然能够去诏狱,又到了这大理寺里头,可是这种幸运却从来都不是沐垚想要的。

沐垚扶着绿痕的手,注意着脚下的台阶一步一步的向下挪动着,想来李堂早就吩咐过皇后娘娘要来,众人最好还是回避,所以便将童秉承的家人都放到了最外间的监牢里头,而其他人都放到了里间,不让他们能够有机会听到沐垚与白氏几个人的对话,也是怕那些囚犯惊扰了皇后娘娘。

白氏感觉的一丝光亮从门口处传来,眼睛微微的眯着,用手挡着向着门口望去。沐垚换上了一身便装,可是身上却还是带着一层光辉一般,白氏看清了是沐垚之后,便率先跪在了地上,叩头如捣蒜般,说道“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饶命啊!皇后娘娘,臣妇知错了,臣妇代夫君向皇后娘娘请罪,还请皇后娘娘饶恕啊。”沐垚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声音冷冷的,很是符合这大理寺中的氛围,她开口对着绿痕说道“这么吵,本宫都没有办法说话了。”绿痕便走上了前去,从衣衫里头掏出了一根银针,甩了出去,扎在了白氏的身上,白氏立刻便失声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更是带着几分可怕,她的女儿想要将那银针替自己的母亲拔出来,绿痕却幽幽的开口说道“我这身上还有银针,如果她再开口说话的,我这银针就保不齐扎在什么地方,如果就此死了,想必拖出去也不会有人管了。”

白氏立刻便闭上了张开了嘴,而她的女儿也安静的跪在一旁一动也不敢动。那几个妾室和三个儿子跪在了另外一间牢房里头,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傻了眼,不敢多说出一句话。沐垚侧头看了他们一眼,只见他们哆嗦着跪在原地,微微一笑,说道“这才是聪明的人,什么时候你也学一学他们,也就不会办这样的傻事儿了。”沐垚的话虽然让白氏闭上了嘴巴,但是也让她的眼泪落了下来。这么几天她终日里头以泪洗面,却没有半分是给自己那个还挂在城楼上头的夫君的,只是为了自己和自己的女儿哭的,自己前一天还是高高在上的左丞相夫人,而自己的女儿也等着皇上回来,等着太后娘娘的丧期一过,便能够获得一门好的亲事,没想到就因为自己父亲的一时糊涂,所以她便也跟着下了这大狱。

沐垚看着他们的样子,很是满意,继续说道“本宫不过就是察觉的左丞相童秉承与后宫中的妃嫔有染,为了让他们分开便想着将他派出去,如今皇上的身体抱恙,本宫本不想节外生枝的,谁料到左丞相竟然根本就不领本宫的情,更是恩将仇报的想要刺杀本宫。”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不仅仅是白氏,就连跪在一旁的几个小妾也都是一阵的惊慌,他们平日里都是死对头,互相倾轧,就是为了能够从童秉承的身上获得更多的宠爱,以防止别人越过了自己去,可是没有想到他们几个互相倾轧有什么用,竟然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才被关在这里头的,心中的恨意更浓,对童秉承的情谊骤然间便都消失殆尽了。

沐垚很是满意她们的表情,遂开口继续说道“本宫这次过来就是为了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好好的回答本宫的问题,本宫自然会让你们活着走出大理寺的。”沐垚的话仿佛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白氏连带着她的女儿,还有几个妾室全都纷纷叩头,白氏不能够开口说话,而白氏的女儿代替着母亲说道“皇后娘娘请放心,臣女定然知无不言。”

绿痕的脸上显现出不屑,看来这一家人都是一样的人,童秉承为了自己的前程能够放弃自己的妻子儿女,而他的妻子儿女更是不让沐垚失望,同样能够因为自己活命放弃了自己夫君和亲生父亲的名节。沐垚对李堂点了点头,李堂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折子,朗声说道“原朝中左丞相童秉承因一己之私与南朝细作相互勾结,意图谋害皇上的龙位,如今证据确凿。”

南朝细作相勾结,奏折上头所说的话自然是与刚刚沐垚所说的话不相干的,几个妾室对望了一眼,不知道沐垚此番举动是何意,而童秉承最小的儿子率先反应了过来,说道“皇后娘娘,只要母亲与几位姨娘愿意在这张奏折之上签字画押,那皇后娘娘便能够放得我们几个一条生路么?”

那小孩儿,沐垚记得他才九岁,从小便十分的聪慧,果然不让沐垚失望,沐垚微微露出了笑容,对着他说道“你果然是你父亲最聪明的孩子,本宫的意思你竟然能够明白。本宫想要说的是,这件事情并非是冤枉了你的父亲,他是真的与南朝的细作有所勾结的,为什么本宫要将他与后宫的女眷私通的事情隐去,并非是因为你的父亲,而是因为皇上身体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不过就是因为少了这样一条罪名,你们才能够活着走出大理寺,明白么?”

白氏听罢连忙率先叩头,虽然说不出话,但是那意思沐垚却再清楚不过,就是她也十分的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愿意在这张奏折上头签字画押。既然童秉承的妻子都愿意签字画押,那其他人更是不敢多生枝节,所以这件事情了解的很是快速,让沐垚都觉得有些无趣了,对着李堂吩咐着说道“等他们画好了压,便仔细的收起来吧,等皇上回来的的时候再一并的禀告。”

说罢沐垚便率先走出了那阴暗的大理寺之中,和暖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落在地上,她的影子十分的欣长,沐垚看着自己的影子,微微一笑,对着绿痕说道“我们去看看林深吧,很久都没有看过他了。”林深的坟墓就在距离大理寺不远的地方,没有半个时辰的功夫沐垚便赶到的。

站在他的坟墓之前沐垚的心里头十分的酸涩,她轻轻的蹲下了身子,用手触摸着他冰冷的墓碑,自己好像在他活着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触碰过他,只将他作为自己最好的朋友,后来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意之后便躲着他,尽量少的让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并非是因为厌恶他,而是知道这样的感情自己没有办法回应,所以还不如少见面,让他能够减少两分对自己的思念。

绿痕的眼眶泛红的看着这一幕,嘴角却向上弯着,对着沐垚说道“娘娘,此时恐怕就是林神医最为高兴的时候了,能够与皇后娘娘这么近的相处着。”绿痕的话仿佛敲开了沐垚的心扉,她幽幽的开口对着林深的墓碑说道“你好好的安歇,等着下辈子,我答应你,我们都生在平常人家,我会去寻找你,为你洗衣煮菜,为你生儿育女,只要你愿意,我便会是你的妻子,一生的眼中只有你。”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