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半缘山河半缘君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半缘山河半缘君》第二百九十六章 下一辈子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眼看着童秉承手里头的尚方宝剑便冲着沐垚越来越近了,绿痕便一把扯过了沐垚,从靴子里头扯出来两枚飞镖,扔了出去,她的手法极其准确,两只飞镖,一只刺中了童秉承的眼睛,一只刺中了童秉承的咽喉,童秉承手中的宝剑随之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仓朗朗的声音,沐垚脸上的汗水也滴在了地上,神色由最初的慌张稍稍变成了劫后余生的安稳。

绿痕指着童秉承的尸体,对着周围的侍卫说道“你们都是死人么?眼看着皇后娘娘遇刺竟然都没有反应。”其实也并非是侍卫们没有反应,而是事发突然,一瞬间他们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而等到拉回了已经飞到九霄云外的精神之后童秉承的剑已经冲到了沐垚的面前。

一下子出了这么大的变故,众位大臣们都已经慌了神,全都跪在地上请罪说道“微臣未能够保护好皇后娘娘,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沐垚眯起了眼睛,看着童秉承的尸体,没有理会朝中的大臣,缓了半晌,才说道“童秉承竟然敢大胆刺杀本宫,来人啊!把他的尸体吊在城门之上,七日之后扔到后山上头去,任由野兽的啃噬。”沐垚的话极其的狠厉,让跪在殿中的人全都如坐针毡般的瑟瑟发抖。

沐垚又看了一眼因为想要扑倒童秉承而挫伤了骨头的李堂,说道“李丞相辛苦了,不过本宫还有一件事情请李丞相前去处理。”李堂忍着痛处,说道“皇后娘娘尽管吩咐就是。”沐垚看着侍卫们将童秉承的尸体拉了出去,说道“将童秉承的家人统统抓紧大牢里头,本宫要亲自审问。”

今日的朝堂乱极了,本就出现了皇上遭受刺杀的事端,而后又眼见了童秉承拿着尚方宝剑刺向了皇后娘娘,他们如何能够不心慌,好几日都未曾缓过来。

沐垚扶着绿痕的手走回到了后宫之中,早就听闻沐垚遇刺消息的众位妃嫔全都等在了景合宫中,看着沐垚的身形没有丝毫的晃动,只是脸色微微有些青白,心中不免对沐垚生出了两分敬服,在撒一凌的率领之下,纷纷跪倒在地,说道“皇后娘娘受惊了,嫔妾等感同身受,还望皇后娘娘善自珍重。”

善自珍重这句话沐垚今天听了无数次,心里头不由得觉得腻烦,顺着绿痕的手坐在了座位上,声音也不免有些嘶哑,说道“今日的事情,本宫也是没有想到的。你们也不必担心,童秉承已经被击杀了。”静常在李欢桦微微抬头,看着沐垚身后的绿痕,说道“绿痕姑娘救主有功,乃是嫔妾等们的表率。”

沐垚过回头去看了一眼绿痕,只见绿痕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能开口说道“本宫原本不过就是让绿痕闲来无事的时候学一些防身之术,没想到今日倒是救了本宫。绿痕自然是有功劳的,本宫会重重的赏赐。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本宫要告诉你们。”其实不用沐垚说,众位妃嫔们也都已经知道了宇文翼遇刺的消息,这宫里头对宇文翼真心诚意的人有几个呢?

就事论事的说,就连林冰玉对宇文翼都没有几分真心,更何况那些低微的妃嫔,他们的哭一哭也不过就是做做样子,最多的也就是为了自己,生怕宇文翼就此撒手去了,而年纪轻轻的他们便要成为太妃太嫔,永远的在这后宫里头数着星星过日子,连最后的盼头也都没有了。

沐垚不愿意看着他们假意悲伤地样子,随即吩咐着说道“皇上遇刺,本宫心里头不好过,你们定然也是如此,不过本宫还是要说上一句,管好你们的眼睛耳朵和嘴巴,不要在这个时候生出什么事端,否则本宫绝对不会轻饶了你们去。”沐垚的话音一落,众位妃嫔好像都被吓到了一般,纷纷点头说道“皇后娘娘放心,嫔妾等定然谨遵皇后娘娘的旨意,不让皇后娘娘忧心。”

让他们下去之后,沐垚连撒一凌和林冰玉都没有留下,而是打发了他们两个和絮漓一同为宇文翼抄写佛母经祈福之中。她回到了内殿,只让绿痕一个人进来,又让紫玉在外头将门带上。绿痕十分忐忑的看了一眼沐垚,可是还没有缓过神来,沐垚便一抬手一个巴掌打在了绿痕的脸上,绿痕跟着沐垚多年,沐垚连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她,可是如今这一巴掌却是用尽了力气一般,绿痕顿时便觉得口中一股血腥气传来,嘴角也流出了血来。

绿痕惶然的跪在地上,叩头说道“皇后娘娘,奴婢不敢请求皇后娘娘饶恕,只求皇后娘娘不要因为奴婢而气坏了身子,如此一来,奴婢就算是有一万条命也不够啊!”沐垚深吸了一口气,坐在绿痕的对面,对着她说道“本宫自问待你不薄,也从未发现你有任何的不轨之心,如今你且说你到底是谁的人。”今日在殿中,沐垚是生气极了,可是并非是因为童秉承的骤然刺杀,更多的是因为绿痕,绿痕竟然有这么好的功夫,从来没有见她练过,而自己也从未曾吩咐她练过,如果说不是入宫之前便学会的,沐垚是不相信的。如果一个有功夫的人能够陪在自己的身边多年,到底是因为什么,沐垚不敢想象,但是如果说她没有目的,别说沐垚,恐怕绿痕自己都不敢说出来。

绿痕叩了个头,眼睛里头含着泪花,对着沐垚说道“皇后娘娘,奴婢不敢骗您,奴婢是林神医的人。”一句话让沐垚愣住了,这一路上沐垚想了很多,绿痕或者是与其他妃嫔勾连或者是与其他国家的人勾连,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别人派到自己身边的细作,可是沐垚万万都没有想到,绿痕竟然是林深身边的人。

沐垚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绿痕,说道“你是林深的人?为什么?林深把你派到本宫的身边来是因为什么?有什么目的,难不成是要害皇上么?”绿痕抬起了头,慌忙的摇了摇,说道“皇后娘娘明察,奴婢从来没有害过娘娘,也从来都没有害过皇上啊。当年奴婢只不过就是伺候林神医的人,奴婢一直都知道林神医对娘娘的心意,当初娘娘还是襄亲王妃的时候林神医便在心中搁下了娘娘,后来皇上登基,娘娘又成为了皇后娘娘,林神医着实是伤心了一阵子,并非是因为爱而不得,只不过觉得连最后想要看见娘娘的机会都被剥夺了。后来皇后娘娘在宫里头与皇上生出了龃龉,林神医怕娘娘没有人照拂,便将奴婢送进了宫中,渐渐的走到了娘娘身边,就是为了能够有一个人守护娘娘,不让娘娘受到苦楚啊。林神医的这份心意,奴婢希望皇后娘娘能够明白,这样林神医在九泉之下也能够安心了。”

沐垚的心中满是震惊,看着绿痕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了起来,仔细的想来,绿痕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害过自己,而刚刚也正是她救了自己的命,可是如今自己却要怀疑她,怪罪她。心中顿时便觉得不安起来,走上前去,将绿痕扶了起来,对着她说道“绿痕,都是我的不对,你的嘴角还疼不疼啊,一会儿我给你擦一些药吧。”能够感受到沐垚说这番话的真心,绿痕的手大胆的握住了沐垚的手,说道“皇后娘娘,奴婢跟随皇后娘娘多年,如今有些话却也不得不说了。”

沐垚听着她话中的意思大有蹊跷,刚刚放下的心又提起了两分,警觉的说道“什么事情?什么话,你想要说些什么。”绿痕握着沐垚的手,神色凝重,又重新跪在了地上,对着沐垚说道“皇后娘娘,奴婢要为林神医伸冤的。”沐垚很是惶惑,半晌才反应了过来,说道“伸冤?那日的人找到了?那日他入宫之前就已经遭受到了人的重创,我让萧然去查,可是线索偏偏断了,你也知道我猜的的是梁忆菡的,难不成不是她?你知道幕后的人是不是?”

绿痕狠狠的点头,吐出了一口浊气,对着沐垚说道“回禀皇后娘娘,这些话奴婢早就想对皇后娘娘说了,可是一直没有勇气,可是如今皇后娘娘已经知道奴婢的身份,就为着林神医为了皇后娘娘而死的份儿上,奴婢也不能够让皇后娘娘再被欺骗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深因为我而死?你快说到底是谁杀了他。”此刻的沐垚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林深的死因了,一听到绿痕说起林深因为自己而死,她的心里头便涌起了一阵接着一阵的不安,她脑子里头闪过了一个念头,那个念头仿佛在告诉自己,林深就是自己最不愿意相信的那个人害死的。

绿痕狠了狠心,说道“那日派人刺杀林神医的人正是皇上啊!”沐垚一个没站住便坐在椅子上头,果然,果然自己想的没有错,可是自己想的是一回事,而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原来自己的身边人真的害死了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她的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最近沐垚的伤心事实在是太多了,她的眼泪好像每天都会滴落下来,不过每天因为的人因为的事情都是不同的,如此说来老天爷就是不让沐垚获得一分一毫的安生,非要看着她受尽了磨难才行么

绿痕看着沐垚的样子,开口接着说道“皇后娘娘,奴婢知道的,皇上已经不是第一次派人刺杀林神医了,可是之前林神医一直都是有所警惕的,所以皇上一直都没有得逞,而林神医一直怕皇上牵连皇后娘娘,更是很少入宫来,除非有要紧事,平日里也是害怕自己的府内有奸细,所以不敢提起皇后娘娘。可是这些并没有消减皇上对林神医的疑心,现在依照奴婢来看,恐怕那个南朝的细作也没有少在皇上的面前说林神医对沐垚的心思,所以皇上对林神医的杀心才会越来越重。直到林神医入宫的那一天,皇上派出去的人终于得手了,林神医本想要回府养伤的,可是听闻了安国公说皇后娘娘在宫里头可能会遭难,所以不顾自己身体,便一定要到宫里头来,而皇上早就知道了林神医身上的伤,看着他还好好的活着,心中定然是气愤的,便一脚揣在了林神医的伤口之上。”

绿痕的话让沐垚心惊,她知道宇文翼已经不同于以往了,身上多了很多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可是沐垚一向都不是愿意探究的人,如今听到绿痕的话,才发现宇文翼已经不仅仅是秘密让自己觉得可怕了,他的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根本就不是从前自己心心念念爱慕着的人,现在一想到宇文翼的身影沐垚便觉得有几分恶心涌上了心头,自己曾经深爱过的人竟然会如此不堪,竟然会作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只因为林深的心里头藏着一个不该藏着的人。

可是林深从来都没有对自己表达过任何心思,他只是竭尽全力的帮着自己而已,没有越过雷池半步,原来这样也是不行了,那宇文翼自己呢,他自己放弃了两个人之间的誓言,对着其他的女人你侬我侬的时候可否想过沐垚一个人独守空闺让她自己一个人默默的舔舐着伤口,可是无论如何,沐垚都没有对林深产生过男女之情,可是在这一刻,沐垚忽然间察觉到了自己对林深的心意好像一直都在压制着,直到现在,直到绿痕将所有的话都挑明了,沐垚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是压制着自己的感情,并非是没有感情,只不过沐垚不想让它生根发芽罢了,原来林深早就已经深深的落在沐垚的心里头了。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的!

沐垚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头哭出了声音,那声音竟然比昨日里头听到宇文翼受到了宇文晋的刺杀的时候多上几分难过。绿痕默默在跪在那儿陪着沐垚一同哭泣,自己主人的心意终于被沐垚知道了,听着她的声音里头传来的意思也能够明白,沐垚是在心底里头不再抗拒林深对她的感情,而有所回应了。这是让绿痕有所欣慰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合十在心里头默默的说道“林神医,这是绿痕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希望你在天有灵,能够知道皇后娘娘的心意,奴婢希望您能够在奈何桥上等着,等着几十年之后抢在皇上的前头带着你心爱的女人一同走向另外的一生。”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