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半缘山河半缘君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半缘山河半缘君》第二百九十五章 大殿刺杀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第二天一早,沐垚让绿痕拿了薄荷膏过来,抠出了一大块放到了自己的额头让轻轻的揉着,如此一来才精神了几分,昨天夜里沐垚也就睡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剩下的时候脑子里头都是很乱,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一会儿想着宇文翼的身体,一会儿想着李堂所说的话,一会儿想着宁贵嫔梁忆菡的真正目的,一会儿又想着左丞相童秉承的忠心,朝政上的混乱更让她觉得力不从心。即便是睡着了也觉得一阵一阵的做恶梦,梦里头什么都有,可是唯独没有好事情。

她起身的时候脸色都是苍白的,无论用多少脂粉都没有办法遮盖住,索性便干脆不遮盖了,绿痕也说“昨天右丞相的话说的也有道理。奴婢也觉得皇后娘娘还不如就这样憔悴着去面对朝臣,这样朝臣也能够知道皇上在娘娘心里头的重要性啊。”

沐垚忍不住失笑,其实她自己都没有办法肯定宇文翼在自己心里头的重要性,昨夜的那种难过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之后好像消淡了不少,并非是沐垚不担心宇文翼,可是要说还是如从前一般他要是死了自己也不想活了的心情却是没有了的。她只是有些心疼,心疼宇文翼平白遭受这样的痛苦,也是心疼自己。果然更爱自己的时候心境是会变化的。沐垚没有接过绿痕的话茬,而是说道“好了,上朝去吧,恐怕朝臣们等的久了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

上朝的时候,沐垚的眼睛通红通红的,童秉承算是最先发现的人,不由得开口问道“皇后娘娘,微臣看您的脸色并不是很好,还请皇后娘娘不要太操劳了,有什么事情便交给微臣和朝中的大臣们,微臣定然会竭尽全力为娘娘分忧解难的。”沐垚的脸色并没有因为童秉承的话稍稍好看一分,这让童秉承也很是措手不及,平时皇上觉得累极的时候,童秉承也往往会对皇上说出这番话,每次自己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皇上的面上便会缓和,对他的态度也很好了一些。

沐垚看了他一眼,眼含悲伤,说道“本宫多谢左丞相挂念,但是这件事情事发突然,本宫昨夜知晓之后甚为难过,所以今日的面色便不太好了。”童秉承哦了一声,心想着什么样的时候能够让皇后娘娘的脸色如此难看,心中更是忐忑了两分,对着沐垚说道“皇后娘娘不如将事情告知微臣等,微臣虽然不才,但是也希望能够为皇后娘娘分忧解难。”

小阳子适时的端过了一盏茶,对沐垚说道“皇后娘娘,您昨夜哭了一整夜,嘴唇都干了,不如润润嗓子吧。”沐垚却没有精神的将小阳子的茶盏推开,声音很是疲惫,却还是放大了两分,说道“本宫昨夜听闻皇上在夜凉,遭受到歹人的刺杀,如今虽然已经没有大碍,正在赶回来的路上,但是本宫却还是心中不安。”一听到刺杀两个字的时候,朝臣们便全都混乱了起来,连李堂的脸上也显露出不安的神色,仿佛自己也是刚刚知晓。童秉承看向了李堂,昨夜他一直派人盯着李堂的,发现他确实是在皇后娘娘的宫中呆了许久,又很晚才回到自己的府中,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因为回府的时候是安国公和她的夫人一同陪着他前去的,探查到的消息也说安国公家的郡主看中悠然公主的衣衫,正是那件鸢尾花的衣衫,所以才拉下脸面亲自前去李堂的府中讨要的,难不成李堂骗了自己,所以看向李堂的面色带了两分探究。

而李堂却好像也是刚刚听过一般,脸上的震惊并不比他少,心里头才稍稍安心,对着皇后娘娘说道“皇后娘娘请擅自珍重身体,皇上正在回宫的路上,想必太医们照料着,皇上又是天子,自然不会有大碍的。”众位大臣听到左丞相如此说便都纷纷跪在地上,对着沐垚说道“皇上吉人天相,皇后娘娘善自珍重。”

左丞相童秉承听到众人的话之后随着自己的余光扫了一眼站在自己右侧不远处的李堂,看着他也跪在地上,随着众人们说着话,面上也有着担忧的凄然神色,才终于放下了心,对着沐垚说道“皇后娘娘,您昨夜一夜未眠,想必今日也十分累极了,不如今日的事情便交给微臣吧,也能够好好的安歇安歇,有什么事情微臣定然会尽心竭力,然后再向娘娘禀告。”

沐垚看着如此急切的童秉承,心里头不由得冷笑,说道“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朝堂上头的事情,而是派人前去接应皇上,确保皇上的平安才是。”童秉承听着沐垚的话中略微带着责备,也觉得自己太过于急切了,容易暴露自己的内心,遂清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才开口说道“皇后娘娘说得对,是微臣顾虑的不周全了。”

右丞相李堂接过童秉承的话头说道“皇后娘娘考虑的极其周全,微臣想着应该让皇上与皇后娘娘最为信任的人出去接应皇上才行啊。”李堂的话很对,所以朝臣中很多人都纷纷点头,窃窃私语的说着自己觉得最为合适的人选。此刻盛萧然从童秉承的身后走了出来,跪在正殿的正中央,说道“皇后娘娘,微臣愿意前去接应皇上,微臣会确保皇上平安回京。”

沐垚看着盛萧然脸上出现了几分愕然,说道“萧然,此次先去责任重大,你又从来没有带过兵,在朝中的事情也很少料理。”沐垚的话显然就是不同意的,童秉承暗自一笑,回头扫了一眼盛萧然,心中暗道本来以为皇后娘娘早就派了盛萧然出来接应的,可是听着皇后娘娘的话头却是没有想过让盛萧然前去的。遂跟着皇后娘娘的话说道“安国公是朝廷中的一品公侯,可是公侯从来都不管朝中的事情,如此便让安国公前去岂非让人觉得我们大闵朝中无人了么。”

李堂却微微摇头,说道“微臣却不这么觉得。微臣觉得朝中的众位大臣里头虽然都是皇上和皇后娘娘信任的重臣,但是如果说亲疏关系的话,任谁都不会比安国公与皇上的关系更为亲近了,所以微臣倒是觉得安国公去接应皇上是极为合适的,何况安国公虽然未曾带兵打仗,但是安国公身上是有功夫的。找几个人安稳的人随着安国公的队伍一同前去便是了。”

盛萧然也说道“皇后娘娘,禁军中的副统领白振黎还在京中,此次并没有随着皇上前去夜凉,他曾经救过太后娘娘,对朝廷极其的忠心耿耿,所以如果皇后娘娘不放心的话,可以请白振黎随着微臣同去接应皇上。”沐垚有些为难,而童秉承也想要反对,可是朝中的大臣有几个已经跪下来表示自己附议,所以沐垚便下定了决心一般,对着盛萧然说道“萧然,既然你都如此说了,那本宫便派你前去接应皇上。答应本宫,一定要将皇上平安的带回来才行啊。”盛萧然郑重的点头,说道“娘娘放心,微臣这就回府收拾形状,争取中午之前便出行。”

盛萧然得到沐垚的肯定之后便走了出去,这都是昨夜他与李堂在马车上头商议好的,一定要在下朝之前便出京城,否则等到童秉承下了朝,稍加阻拦的话,便会出现更多的事端。童秉承与宁贵嫔之间的勾连,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皇上的身体没有遭受到重创的话,恐怕他也没有别的心思,可是如今皇上的身体这般没有保证,恐怕他原本不该生出来的心思也会随之而来。

见没有了挽回的余地,童秉承的心里头微微有些堵塞的感觉,一口气哽在胸口,只能随着说道“如此便要辛苦安国公了。”盛萧然对他一拱手,说道“我只不过是腿上辛苦,皇上回来之前还要左丞相还要扶持皇后娘娘主理朝政,更是辛苦的。”左丞相童秉承想要挤出一个笑容,但是却忽然想起来皇上正在病中,索性也就不硬挤了,微微对着盛萧然点头。

沐垚揉了揉发疼的脑仁,对着童秉承说道“今日朝中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童爱卿且说来与本宫听罢。”童秉承有些为难的看了沐垚越发难过的神色,开口说道“皇后娘娘,您今日的精神如此不济,不如就先行一步回宫吧,等到微臣帮着皇后娘娘看了今日的折子,再去宫里头禀告,可好?也能够解了皇后娘娘的辛苦啊。”沐垚抬头睨了他一眼,说道“皇上如今身体抱恙,本宫便更不能够让皇上有后顾之忧,怎么能够在这个当口上倒下呢。本宫就算是累死了,也要将皇上的朝廷料理好了才行。”

童秉承眼中闪烁了几番心疼,如果不是他过于急切的样子,沐垚恐怕真的要被他这样子给骗了,随即开口说道“童爱卿不必担心本宫,还是多多担心皇上吧。”李堂也随着接口说道“皇后娘娘请放心,微臣们定当协助皇后娘娘料理好朝政,让皇上放心,等到皇上回来,看着朝政被皇后娘娘打理的井然有序身体才能够恢复的更快一些。”说罢便又叩了一个头,他这一个叩在地上,身后的那些朝臣也都纷纷跪在地上叩头。而唯一还站在殿中的人就是童秉承,他站在大殿之上与沐垚对峙着,看起来是那么的突兀。沐垚挑眉看着他,说道“怎么,左丞相是不打算匡扶本宫好好的打理皇上的江山么?”

童秉承听到这话,连忙跪在了地上,对着沐垚说道“微臣不敢,微臣自然是要匡扶皇后娘娘打理皇上的万里江山的。”他这话说的十分的没有底气,却也不敢抬头看向沐垚,他总觉得今日的沐垚有所不同,也忽然间想起了这么久的日子里头沐垚对他仿佛和第一天不同了,带着几分疏离,只不过这种疏离每日都在增大,对他的信任每日都在减少,每次只有一点点,所以过了这么久童秉承才有所察觉。

他不由得冷汗津津,仿佛被沐垚看穿了一般。沐垚清了清嗓子,说道“左丞相自然是帮扶本宫有力的,所以该赏赐,如今便赏赐左丞相钦差之权。本宫听闻北方的齐州那边割据一方,已经有了乱党的样子,所以本宫心里头十分的担忧,如今就想请本宫最为信任的左丞相前去帮着本宫查的清楚明白。”说罢给小阳子使了个眼色,小阳子从后殿恭恭敬敬的清楚了一把宝剑,交给了童秉承,沐垚又开口说道“这是尚方宝剑,本宫赐给左丞相,四品以下的官员可以先斩后奏。本宫记得自从皇上登基,这把尚方宝剑便没有赏赐给别人,如今本宫信得过左丞相,便将这把尚方宝剑赏赐给你,希望你能够为本宫查办清楚齐州的事情,也希望你能够不辜负本宫的重托。”

童秉承的脸色极其的难看,任谁都能够看的出来皇后娘娘的意思对他就是极其的不信任,想要将他赶出朝堂了,还用了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他不由得觉得心底一寒,看来此行齐州是躲不过了。他手里端着沉甸甸的宝剑,忽然间心里头的寒意变成了眼底的寒意。他的左手拿着宝剑,而右手轻轻的扯掉了剑鞘,那寒光一闪,便冲着沐垚而去了。

沐垚只觉得眼前一亮,李堂也察觉到了童秉承的不轨之心,想要扑上去将他扑倒,可是他的速度到底是慢了半拍,只见童秉承手中的宝剑离着沐垚越来越近,周围的人都慌了神,连连的喊着“护驾!护驾!”沐垚立刻站起身来向着身后退了两步,可是她身上的衣衫十分的沉重,如何能够伶俐的躲闪开来,小阳子本来给童秉承送过了宝剑之后便站在童秉承侧首边的位置上,奈何他十分看不起童秉承的为人,不由得更是远离了他几步,如今却失去了救沐垚的机会,整个人都傻在原地。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