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半缘山河半缘君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半缘山河半缘君》楔子 1/1
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金陵城内,一辆素色的马车从城南跑到了城中,停到了皇城东北门处的那座监牢旁。那不是一座普通的监牢,只关押触碰皇帝威权的皇室宗亲,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开启过了。

如今,几日前还是端亲王的宇文晋成了这诏狱中的囚犯,青灰色的囚服映着他青灰色的面容,往日英朗的眉峰沾满了灰尘般满是颓废之态。蒋沐垚注视着他的眼睛,不似往日明亮,内心深处涌起了一丝丝的心疼,但很快被多年前被抛下的伤心压制的无影无踪。

“时至今日,也就只有你来看我。”宇文晋说着,自嘲般的笑了笑。

“王爷想多了,我来并非只是为了看你,更多的是让你看看我。如今的太子妃。”蒋沐垚微微一笑。

“你是来提醒我当时选择的错误么?”宇文晋凄楚一笑。的确,那是七年前的事了。他们俩青梅竹马,却不曾想他转身便求娶了当时中书令孙孝清的女儿孙怡然。

“错误?如今的王爷也知晓那是一个错误了是么?我曾怨你,怨你将我们之间十几年的情谊视为草芥,可以随意践踏。怨你娶了孙怡然那个心肠歹毒的女人,更恨你我之间曾经的情谊竟然害死了我的佑儿,他才刚满周岁,那么小,却被孙怡然着人偷走浸到了水池中,窒息而亡啊!她如何下得去手!你为什么要娶她!为什么!”沐垚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已经颤抖的不成样子的声音,她的泪滴落在布满灰尘的地面,掀起微微的尘土,落在了宇文晋的心里。

还未等宇文晋缓过神来,沐垚满是泪痕的脸上泛起了丝微笑意,那笑容如鬼魅般让他心惊,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沐垚你”“没错,同样的丧子之痛,你们也好好经历一次才会知道我当时的痛苦。你别恨我,要恨就恨你选的王妃吧!”话音刚落蒋沐垚便转身走向了大门,全然不顾身后的咒骂声。她知道,孙怡然就在宇文晋背面的隔间里,虽然看不见却能将她的话听的完全。咒骂又有什么用?当时她曾用世上最恶毒的语言去诅咒孙怡然,就算孙怡然已然得到了报应生生世世被关在这皇家的天牢里又能怎么样,终究换不回她的佑儿。

正午的阳光洒落在身上,驱赶了蒋沐垚在那阴暗之地沾染的寒气,微微晃眼。身边的夏至替她拢了拢搭在身上的淡蓝色百合暗纹披风,微微叹了口气。“太子妃为何要那样说?”蒋沐垚回头看了她一眼,“为了让她死。”夏至听到这话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么多年的苦楚已经将当初那个恬淡的人变成了如此模样。

蒋沐垚的左脚刚刚踏上脚凳,就听见诏狱里传来了慌张的声音,端王妃触柱身亡了。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佑儿,娘替你报仇了。

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