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白锦瑟墨肆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3章 夫妻协议

分享到:
关闭

  墨肆年诧异的转身,目光像雷达一样扫了她一边:“给我她的资料!”

  小助理看了一眼白锦瑟,立马就知道她的名字了,毕竟,珠宝界混的,稍微有点名气的设计师,他都认识。

  小助理赶紧打电话调查,不消片刻,白锦瑟的资料,就发了过来,他直接递给墨肆年。

  看到她的名字,墨肆年的眼睛微闪,若有所思的念出她的名字:“锦……瑟!”

  他的语气着重加强了那个锦字,白锦瑟赶紧点点头:“是我!”

  墨肆年没有搭理她,目光盯着资料上那张照片,若有所思。

  白锦瑟,海天珠宝设计师,海天珠宝CEO郑怀辰的女朋友,十八岁的时候,就设计出了一款珠宝,当时畅销国内外,只可惜,这两年似乎没什么好作品诞生。

  这算是……天才的夭折?

  但是,白锦瑟相关人里,她的继妹白琳琳,这两年却屡次斩获大奖,昨天刚拿下市级珠宝大赛的冠军。

  而且,她的设计风格,和白锦瑟居然……相似到极点!

  墨肆年心里瞬间就有了计较,这个圈子,什么腌臜事儿,他都见过。

  他看了一眼白锦瑟,薄唇微启:“好!”

  白锦瑟终于松了口气,她跟墨肆年结婚,不为别的,就是要让郑怀辰后悔。

  她要让他明白,从今天起,她白锦瑟不再稀罕他那种货色!

  因为是墨肆年,所以,他们领证,直接开辟了特殊通道,一路畅通。

  除了签字的时候,被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打趣,两位好配啊,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白锦瑟当时还有些脸红害羞,倒是墨肆年,只是冷淡的说,字不同!

  半个小时候,白锦瑟从民政局出来,已经成为墨肆年的妻子。

  她隔着民政局的玻璃大门,看到了还在那里排队的白琳琳和郑怀辰。

  墨肆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上车,先去吃饭!”

  白锦瑟抿了抿唇:“好!”

  他们刚上车,白锦瑟就看见郑怀辰牵着白琳琳的手,脸色难看的拿着手机,从民政局走出来。

  白琳琳的手里还拿着两个新鲜出炉的结婚证。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墨肆年看了她一眼,将目光移向车窗外。

  白锦瑟打开摄像头,拍了一张他们的照片,这才接通电话,继续录音。

  “喂!”

  “喂,锦瑟,你在哪里呢?”郑怀辰的声音很是着急。

  “在酒店,有事吗?”白锦瑟平静的开口。

  “是这样的,锦瑟,我刚才看见有一家媒体报道出来我来民政局,还发了照片,照片里那个女人不是你,他们居然猜测我背叛你,跟别人来领证,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你千万不要相信!”

  白锦瑟眸子闪烁了一下:“所以,那个女人是谁?你来民政局干嘛?”

  “我……只是一个朋友,让我临时送她过来,她要跟她男朋友领证!我这不是好心办好事,结果谁知道惹火上身嘛!”

  “你那个朋友,我认识吗?”白锦瑟语气淡淡,仿佛没有任何情绪一般。

  “她……她你没见过,我跟她男朋友是大学同学,跟她不熟的!”郑怀辰还在蹩脚的解释着。

  白锦瑟平静的开口:“我知道了,先挂了!”

  “等等,锦瑟,既然你相信我,我们下午就召开记者发布会说清楚,不然现在这种局面,对海天珠宝的影响太大了!你都不知道网上那些傻子,把我骂成了什么样子,你可得站在我这边!”

  白锦瑟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冷笑,是啊,她是应该好好站在背叛自己的男朋友那一边呢!

  她努力平静的开口:“好,下午见!”

  挂了电话,白锦瑟就沉默的低着头不说话。

  墨肆年侧目看了她一眼:“前男友?”

  白锦瑟恩了一声。

  墨肆年的语气,像是在对下属说话一样:“我不希望结婚后,你跟他有过多的牵扯!”

  白锦瑟抬头,平静的看向墨肆年:“你放心,我不会,但是你也要答应我,我希望隐婚,你太引人注目了,我并不想受到太多的关注!”

  “这个随你!”墨肆年仿佛在说跟自己无关的事情。

  白锦瑟收回视线,继续低头发呆。

  她本以为墨肆年这么冷的性子,不会再说话了,结果没想到,他突然开口问:“那个白琳琳比赛,用的都是你的设计稿?”

  白锦瑟猛地抬头看他,表情十分震惊:“你怎么知道?”

  这件事的隐秘程度,除了她跟那两个渣男贱女,根本没人知道。

  墨肆年语气淡漠:“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

  白锦瑟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神来:“是吗?我以为……大家都不知道!”

  墨肆年没回应她这句话,反而问:“需要帮忙吗?”

  白锦瑟赶紧摇头:“不用,报仇的事情,我自己来就好,只不过,你需要给我点时间,我报完仇,才能彻底跟郑怀辰划清界限!但是,你相信我,我不会做出任何背叛你的事情!”

  墨肆年看了她一眼,目光有些诧异,他倒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要强:“既然不是让我帮你报仇,那嫁给我的目的是什么?”

  “寻个后路!”白锦瑟说的坦然。

  他恩了一声,心中对这女人生了几分好感:“你如何报仇我不管,但是既然选择嫁给我,就要履行夫妻义务!我可不是只要名义上的妻子……”

  明明那么暧昧的话,可墨肆年的语气,就好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